三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摘仙令 > 第五九六章 锁龙与托天
    老老实实当青丘小女婿,见他们说话都要结巴的胡一八,居然要借妖庭的传送宝盒给修仙界发消息?

    想到他才从托天庙来,大长老东风渡和二长老燕凌飞都有所猜测。

    只是托天庙的存在,若是让人族知道……

    “这件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

    托天庙攸关整个妖族的未来,尤其在人族大昌,而妖族没落的年代,它的重要性就更别提了。

    “虽说人、妖两族近来关系还不错,可是……”

    “没……没有林蹊,托……托天庙也不可能现世。”

    胡一八的胆子其实不大。

    但是,现在不是他能退让的时候,这里面关系到林蹊的命呢。

    胡一八在三位比当年蛟王、虎王,如今瑛娘、玄华还要厉害的妖族长老面前,头一次没有怂的马上逃,把两条腿死死地钉在地上,“而且……而且人家真要打压我们,也不能把食灵蜿虫跟我们分享。”

    看三位长老拢眉的样子,他也不敢太结巴,太怂了,要不然,人家看不起他,不借传送宝盒,他要怎么传消息?

    一想到瑛娘跟她的那位海族朋友白芷传个消息,要几年甚至有时候几年都收不到,胡一八就只能努力争取,“食灵蜿虫升级地脉后,人族有秘地、仙府现世,他们难道猜不出我们妖族也会有秘地、仙府之类的现世吗?”

    他不敢停顿,只怕一停顿,就又要结巴了,“他们知道,可是他们还是把食灵蜿虫给我们了。

    我知道托天庙重要,我会跟千道宗那边说,不能伤我们的托天庙,他们……他们能让林蹊跟瑛娘来往,由着林蹊把好东西分给瑛娘,可见他们都不是那等不明事理之人。

    我们若是能帮他们把林蹊找回来,别的不说,千道宗肯定会感激我们的。”

    千道宗的都是好人。

    要不然,林蹊也不能那么好。

    “你们……你们若是还不相信,我拿我的性命担保,我担保他们不会弄坏我们的托天庙,我还能求他们,帮忙稳住托天庙不让它更坏了。”

    胡一八还要再说,身前突然冒出一杯茶来,却是白颜见他汗冒得有些多,心疼了。

    他一把抓住‘咕嘟咕嘟’几口饮尽。

    “我夫君一个人担保不行,那就再加上我吧!”

    白颜在胡一八说话前,与他并排站在一起,“三位伯父,你们不相信人族其他修士,总要相信林蹊吧?她对我们妖族天然的亲近,有她在,我们想要食灵蜿虫什么的才方便。

    她不在……

    时间久了,才是我们妖族最大的损失。”

    嗯?

    一直沉思的赤炎挑眉看了白颜一眼,“两位兄长,这件事,我也赞成通报人族那边。说起来,托天庙里,还曾供奉十位人族大能。

    我们不能破坏如今的托天庙,可是,妖族近来大兴,是得了托天庙的遗惠,我们总要再建一个托天庙,把该给的供奉奉上。”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当年建造托天庙,真是为了镇压万生魔神,还是怎么的,他们不知道,但是,人族那边也许有记载。

    “有庙,定然就要有供奉!”

    赤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但在他们妖族出现这个庙,本身就很奇怪,因为妖族很少有人能天天供奉给祖先,“我们为了保住现在的所得,不敢对托天庙有一点改变,这也许是对的,但……也许就是错的。”

    如果是错的,繁花果和流长水还能有多少?

    一旦没了……

    “再建一个托天庙势在必行!”

    赤炎道:“请人族过来一起参详,我认为是个非常不错的办法。”

    ……

    尚仙辗转收到联盟传来的消息时,随庆其实已经到宗门在太霄宫的坊市驻地,寻到知袖,想要带青主儿亲去苍梧山妖庭走一趟。

    这些天青主儿一点儿也没闲着,和知袖以叶家为中心点,在太霄宫到处的折腾,想通过与陆灵蹊的大德之契感应到她,破开空间,再把她带回来。

    她们在这里没折腾出名堂,百兽宗伏荒倒是给随庆传来一副托天庙大战遗迹的图片。

    随庆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托天庙很有感觉,总觉得,这样的庙宇建在妖庭很不对劲,严重怀疑它就是锁龙印要锁的真正所在。

    虽说道魔相争,妖族轻易不会涉入进去,可是涉及无相界一个界域的沉沦,天道的不全,百禁山的妖族不可能独善其身。

    “……托天庙确实有些古怪!”

    青主儿没想到随庆师父能查到妖庭那边,“那一次我在里面,就遇到了一个眼睛……”

    在师父和师叔面前,她没什么可隐瞒的。

    青主儿把与陆灵蹊在托天庙的遭遇,全都道来,“后来想想,我当时那样戳那眼睛,除了感觉自己被监视以外,还有就是那眼睛看得我心悸。

    而那里的繁花果和流长水出现的也奇怪,如果说那里另外有一个能与之相通的空间,就说得通了。”

    “……那也不对!”

    知袖摇头,“繁花果和流长水一个能帮大妖更容易地流传血脉,一个能提纯血脉,繁花果如何,我们不知道,但是,既然瑛娘得了流长水后,能那么快地进阶到九阶,说明它是真有效用的。

    万生魔神再怎么也不会对妖族这么好吧?

    他……”

    “不是还有古妖神八臂神猿吗?”

    随庆一直在旁听着,心下翻涌的厉害,总觉得托天庙印证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想,“主儿,火麟儿亲口跟林蹊说,托天庙共有三十二殿,除了供奉古妖神八臂神猿外,还曾供奉我们人族的十位大能?”

    “是!”

    师父的样子有些可怕,青主儿异常老实地点头,“不过火麟儿当时也说了,他不知道我们人族的大能为何会与妖族的大能们共建托天庙。”

    “……”

    随庆掩在袖中的手有些抖。

    他们不知道,他却有些知道了。

    没想到啊!

    锁龙印要锁的真正源头居然在苍梧山妖庭处。

    这么多年了,一代又一代的先辈们因为玄幽殿,老实去给锁龙印加持封印,却连锁龙印真正锁的是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先略过。”

    托天庙托天庙,果然是把天都托住了。

    随庆按下心里的翻涌,专注眼前,“林蹊不是跟你说,那石锤曾大量吸取重影上的雷力吗?还有托天庙的庙门,所有在庙里闹事,抢人机缘的都会罚到庙门处受三记阴雷,你们有没有感觉……,跟那位八臂神猿有关系?”

    这?

    知袖和青主儿互视一眼,一齐点了头。

    随庆揉着眉心,“妖族的事,青主儿不好出面,小贝和敖象还小,对那里有阴影,我们恐怕还要回宗一趟请瑛娘出面,要不然,妖庭方面,只怕不会允许我们进入托天庙。”

    “行!”知袖站起来,“我这就回宗一趟,给瑛娘发信,请她到妖庭相助一二。”

    这是林蹊的事,她相信瑛娘不会拒绝。

    青主儿看着她出门,到底还是把狐狸叔嫁进青丘,可以请他帮忙的话瞒着。

    一直到现在,灵蹊都没跟师父师叔说过那片百禁山有好多好多妖王。

    突然之间她要是把狐狸叔说出来,后面肯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龙冢的事,在龙族的真正龙冢没现世前,更不能说。

    “主儿,过来。”

    随庆朝青主儿招招手,“你让林蹊把石锤送回后,当时妖族方面,有过什么传言吗?”

    林蹊挪了人家的石锤,按理说,妖庭方面会有人说话才对。

    那火麟儿可是赤炎三长老的亲子,再不靠谱,耳喧目染的也不会拿幽关妖族发展的大事玩。

    “好像没有。”

    “没有啊……”

    那赤炎他们应该也想挪石锤。

    他们知道石锤是八臂神妖的兵器,那么,有关托天庙的记载,肯定是有一点的。

    随庆正要想着,怎么请瑛娘查一下妖庭留传下来的古玉简,房间的禁制响动,知袖已经又如旋风般冲了回来。

    “师兄,妖庭的消息来了。”

    ……

    陆灵蹊都快不记得外面什么样了。

    她忙碌在薅草和种草的路上。

    七位前辈要吃草,那些四处游荡,饿的连她都想吃的骷髅们当然也想吃草。

    能出现在神陨之地的,肯定都不会是无名之辈,不管他们现在什么样,当年……也定然为压制万生魔神那些大魔们出过力。

    万生魔神拿碎肉引诱他们,让他们现在连人‘她’都想吃,可是,人饿了,吃东西是一种本能,万生魔神再厉害,据七位前辈说,真正受他诱惑,并且被他控制的,也只有一两个。

    大部分的骷髅鬼的身体记忆里,还有下意识的本能在,要不然,只凭他们七个,也是没办法建那个大的骨山。

    只看在这一点上,陆灵蹊能多薅点草,就多薅点了。

    反正养七个是养,养几百……,这活也不是太重,就顺便也养着吧!

    陆灵蹊薅草,从来不伤根,这几天又陆续多了些讨吃的骷髅鬼,要是不爱护些,她都不知道这片草原能坚持多久。

    尝过饥饿的她,知道吃,对这些天天饿的骷髅鬼是多大的痛苦。

    老天让他们死了也不安宁,受这么大的罪,陆灵蹊总觉得不太对劲。

    世间因果循环,酒鬼前辈们明明干的是好事,怎么成了骷髅,还要承下这么大的果呢?

    陆灵蹊总觉得,他们神魂的轮回不是他们乐观以为的样子,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纳物俩又塞的大半满了,她才捶捶腰站起来。

    “灵蹊,这里,这里!”

    远远的,看到黑暗中的那点橘光,酒仙……呃不,骷髅酒鬼宋玉就兴奋地摆手了。

    老天有眼,借万生魔神的手,给他们送来这么一个可人疼的小丫头,他真是太感谢了。

    生平好像就没吃饱过的他,虽然还是没有吃得太饱,可是,最起码,不会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叫嚣‘饿饿饿’了。

    现在,他每天有十株草呢。

    以前,一天有找到两颗就不错了。

    “灵蹊,矮子刚刚来了。”

    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当然也不知道同伴的名字。

    他们正常都以彼此的特征喊人。

    以前,他叫慢慢,现在他叫酒鬼。

    “噢!就是那位身材最小的前辈是吧?”

    那位前辈的脾气最坏,不过人也最好,就是他提出,让她回擂台的地方,他们帮忙想法办,送她出去呢。

    “他不是帮我看着新种的草吗?怎么?又出问题了?”

    “没有没有!”

    酒鬼宋玉兴奋到眼眶里的小火苗都烧出来了,“他要我告诉你,那些草都活了,不仅活了,有好几株还分枝了。”

    他们以后都不用捱饿了。

    这是多好的消息啊!

    “灵蹊,我们把草分了就赶快回家一趟吧!”

    他们能吃饱肚子了,可是灵蹊好像瘦了。

    眼睛好像跟他们一样,也饿的有些绿了。

    宋玉心疼她,“矮子说,我们再帮你开一次储物戒指。你不是说,你还有好多好多吃的吗?以后,你也别那么省了。”

    “嗯嗯!”

    星芰果已经不太能吃了,陆灵蹊这几天,其实已经尝过草了。

    虽然没咽下去,不过草汁的味道……

    唉!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声音还是清脆如故,“我还有好多好吃的,回头我再给前辈弄几壶好酒出来。”

    水不太够喝,要是在这里时间长的话,她若是不能用灵气蒸了酒气,就只能嚼草汁当水了。

    毕竟这里有一个酒鬼就成了。

    要是再多她一个……

    陆灵蹊怀疑,她得天天因为酒跟酒鬼前辈打架。

    生活真是有想象不到的艰难啊!

    谁能想到,她都是元婴修士了,还能被吃喝难住?

    破地方,没有灵气,她也有一身的劲呢。

    可恨有劲也没地方使。

    陆灵蹊发誓,老天要是让她出去的话,她一定在金风谷建个酒池肉林,再从东水岛引一池水去。

    储物戒指、纳物佩,都装上好吃的,装满满的。

    纳物佩里的东西不能保鲜,就用凉承吐的那些冰蛛丝冰着,反正当时他们打架的时候,她把他的蛛丝都收着了。

    唉!哪怕最终把自己吃成大胖子,她也要先享受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