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后忽然得宠 > 第224章 我要回房(二更)
    霍澈转眼看她,笑了笑:“是我逼着你姐离婚的,我对她不够信任,我有错!”

    向励……

    单晓蓓……

    俩人谁也没想到,霍总竟然这么态度诚恳。

    再看向暖,没心没肺的吃着午饭,像是这事压根跟她没什么关系似地,俩人不自觉的想,到底是谁的错?霍姐夫实在是太包容他们大姐了。

    “向暖,你确定是这样的吗?”

    向励忍不住质疑向暖。

    向暖抬眼看他一眼:“你不相信你姐夫?”

    “呃!那个……姐夫他不是失忆了嘛,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姐夫有点好欺负?”

    向励实在是忍不住说出这些话来。

    向暖气的胃里有点发凉,转眼看他身边坐着的女人:“你该不会也这么想吧?”

    晓蓓立即摇了摇头,“没有的!”

    向暖……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晓蓓那眼神,特别不信任她。

    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弟弟弟妹就这么向着霍总了,失忆了很可怜吗?那种事他都能想出来,他可没有因为失忆就变的善良一点,哼!

    向暖没再说什么,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跟他们聊太多。

    只是她弟弟突然变的很八卦:“所以你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去离婚?难道向暖你也忘记你是在哪儿结的婚?”

    “我怎么可能忘记?”

    向暖条件反射的回了句,还有点凶。

    “那,你干嘛还要去民政局?”

    向励想不通了。

    “你今天问题怎么这么多?”

    向暖忍不住更凶了。

    “那,李小阮的脾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她要是问到爸爸妈妈那里去,我该怎么解释?我总要有个借口嘛!而你知道的,我一向不会撒谎,所以只得你来告诉我答案了。”

    向励一气呵成,说完这话的时候,多少还有点赢了向暖一局的感觉。

    向暖气的头晕,本来感冒就还没好利索,再一生气,简直要难受死。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向暖扭头看着霍总,忍不住好声的提示他。

    霍澈看她一眼:“我都说过了啊,是我不好,我对你信任不够,才害你要跟我离婚,当然,我已经知道,你所谓的离婚,其实就是耍我而已,不过只要你气顺了,我可以接受。”

    向暖……

    他说着还盛了一口汤放到嘴里,然后高兴的点了点头,说:“嗯!这个鱼汤的味道还不错。”

    向暖气的叹了声,然后也低头喝汤,汤的味道的确不错,至少比人的要好得多。

    单晓蓓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觉得有点和谐,想笑,但是不敢笑,只得也喝汤,毕竟喝鱼汤可以让小宝宝变的聪明啊,她希望她的宝宝可以健健康康,聪明伶俐,家里就只有她一个傻瓜就好了。

    单晓蓓不自觉的就又用那种盲目崇拜的眼神去看向励,然后一颗心都速速软软的。

    向暖跟霍澈坐在他们对面,都觉得被喂了口狗粮,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那两个人,又年轻,又美好,他们的爱情,跟他们,好像是不一样的。

    向暖有点羡慕他们这个年纪,好好地谈过恋爱。

    突然想起自己那时候来,明明有男友,可是却没谈恋爱,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大概就是俩傻子吧!

    再想想跟霍总在一起后,霍总其实给她很多第一次,很多惊心动魄,很多感动,但是这些东西加起来,就会变的五味杂陈。

    他们的爱情,不再像是校园剧里那么单纯的小美好,成年人的爱情,好像总是很复杂。

    吃过饭他们小两口走了,向暖跟霍澈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车子走了之后回头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谁也没理谁便又往里走去。

    向暖本来打算上楼,但是发现霍总也要上楼,便突然调了头,谁知道她一调头,霍总竟然也调了头。

    向暖忍不住转过身,有点不耐烦的问他:“霍总,您到底要上哪儿?”

    “哦!我要回房!”

    霍澈稍微抬了抬眼看她一眼,然后便转身就走了。

    向暖……

    他要回房干嘛跟着她?

    竟然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

    李小阮跑到单家去便把自己的眼睛给哭肿了,单晓蓓的母亲听着都有点脸上挂不住:“她真的这么跟你说?”

    “她还说了好些难听的,不入耳的话,姨妈,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是也绝不是那种什么人都能羞辱的家庭吧?怎么到了她嘴里我们就成了下三滥了呢?我们家再不济还能不如向家吗?以为向励跟我妹妹领了证就可以不把我们李家放在眼里了吗?姨妈,你千万不要让这样的人有恃无恐啊!”

    李小阮握紧了单晓蓓母亲的手,痛心的提醒道。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

    单晓蓓的母亲也生气,自己家族被人羞辱,谁能高兴?

    但是男人让她别管李小阮的事情了,说这孩子心术可能不正,而且跟霍氏作对没什么好处。

    “您能做的多着呢,您首先就不能让妹妹这么嫁到向家去。”

    李小阮立即给出主意。

    “可是他们都结婚了!”

    单晓蓓的母亲又说道。

    “没有婚礼,我们坚决不同意。”

    李小阮又非常严肃的提示。

    “不同意?她肚子都那么大了,而且现在她跟向励住在一起呢,我们说不同意有什么用啊?”

    “他们是住在一块呢,但是您不能叫妹妹回来吗?万一您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妹妹还不得回来看看您?她一向不是说自己最孝顺了吗?”

    李小阮说完这话,单晓蓓的母亲又犯起愁来:“这样骗晓蓓好吗?别伤了她的心啊,她现在怀着孕,是不能受刺激的。”

    “她哪里有那么娇弱,再说,叫她回来陪陪您,我们又不做别的。”

    李小阮心想,你们不是都在乎晓蓓嘛,哼,那我就让你们见不到晓蓓,让你们干着急,看你们怎么办,竟然敢那么羞辱我,咱们走着瞧。

    单晓蓓才刚回到跟向励的公寓便接到了她母亲的电话,接完电话后吓的立即抓住了要回屋的男人:“老公,我妈说她犯了头晕病,想要让我回去看看。”

    “头晕病?”

    向励皱了皱眉头,岳母大人生病可不是小事,不过……

    “是啊!”

    “你妈上次犯头晕病是什么时候?”

    向励问道。

    “是,好像是只那么俩说要结婚的时候?”

    单晓蓓一想,忍不住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总不是妈妈在跟自己撒谎吧?

    可是,这次又是为什么,他们都结婚了呀。

    “哼,**不离十,你表姐又到你妈妈那里去胡说八道了,你确定要回去?”

    向励想了想,不怎么高兴的对她讲了句,然后问她的意见。

    晓蓓想了想,然后问他:“那玩意妈妈真的生病呢?爸爸出差不在家,万一她有事……”

    “嗯,现在给你们家阿姨打电话估计也已经被你妈妈收买了,那我们就去一趟。”

    向励想了想,今天下午倒是没什么事的,他说着便又牵着单晓蓓的手上了车。

    等他们俩赶到的时候,果不其然,李小阮就在那里。

    单妈妈看到女儿回来是很激动的,但是看到女婿的时候,脸色有点不自然,好不容易才张开嘴问了声:“向励也来了呀!”

    “一听说岳母身体不舒服我们俩就立即赶过来了,您现在感觉怎样,要是不行咱们立即上医院。”

    “上医院?上什么医院啊?我吃了药已经好点了,就是想晓蓓了!”

    单妈妈拉着女儿的手,有些紧张的低了眸子不敢与人对视,说话也躲躲闪闪。

    “不过我已经打了120,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做个检查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我跟晓蓓给您出。”

    向励一副配合的样子。

    “什么?打了120?你们俩打120做什么呀?就是个小头晕,可能是天儿太热中暑了呢?”

    单妈妈说着,不自觉的着急的看在旁边站着的女孩子。

    李小阮这才扯了扯嗓子,然后说道:“是啊!我姨妈就是有点热着了而已,上什么医院啊,你可真够大惊小怪的,向励,我姨妈就是想让女儿回家陪她几天而已,你就这么舍不得?还是不把我姨妈当自己的妈疼呀?”

    向励扭头嘲讽的眼神看她,笑呵呵的对她说:“表姐,我岳母要是想女儿了可以去我们家看她,我们家公寓虽说不大,但是也上下两层,装得下我岳母,既然岳母不需要去医院,只是想晓蓓的话,岳母,我跟晓蓓反正开车来的,就载你过去住一阵子吧!”

    单晓蓓听着自己老公一本正经的说这些话都特别配合的,听完点点头,拉着自己妈妈的手:“是啊妈妈,你到我那里住几天吧,反正爸爸也不在家,您一个人在也无聊,我现在又怀着身孕,也希望您能多在身边,跟我回去吧!”

    “这,合适吗?”

    单妈妈有些尴尬的问道。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带您上去收拾几件衣服。”

    单晓蓓听单妈妈是想答应,然后赶紧拉着她上楼,给向励一个眼神,让他对付李小阮。

    “我姨妈不能去你们家,哪有当妈妈的去女儿家住一阵子的,这要传出去还不得让人以为我姨妈不放心向励这个女婿吗?”

    “就算是不放心又如何?那也只能说我岳母疼女儿,怕女儿在我那里受委屈,家里多个人疼晓蓓,我高兴还来不及!晓蓓,带妈妈去收拾东西吧!”

    向励立即反驳了她。

    李小阮当即剜了他一眼,特别不喜欢他这样。

    “向励,你什么意思?”

    李小阮气急的质问他。

    “我什么意思你这么聪明看不明白吗?也不是很大年纪,怎么心眼这么坏呢?李小阮,你这样的,将来能嫁个什么男人啊?正常男人大概是不敢娶你了,你还是多为自己的未来做点好事吧,别再折腾了,这么挑拨离间有什么意思啊?当大家都是傻子呢?现在我们还有心情陪着你玩,过后要是没心情了,你想想你会是什么下场?”

    向励问她。

    “我什么下场用得着你操心吗?我自有我的办法!”

    李小阮不服气的说道。

    “上一个想要嫁给我姐夫的人,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弃妇,她之前还是霍家的养女,你想想你是什么东西,你有那个女人那么好的运气吗?”

    向励双手插兜,皱着眉头看着她,不给面子的直接撕破脸。

    “你说的是霍星?她的事情我听说过,我可不是她,我不会向她那么笨,我总有办法让男人为我着迷的,不信我们走着瞧。”

    “哈!她笨?她笨能在我姐夫身边做了好几年秘书?她笨能让我姐夫一家人对她手下留情?李小阮,你不笨,你是蠢,你得去医院看看这儿的!”

    他说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眼睛却是瞅着她的。

    “你是什么东西啊?敢这么说我?你不是这家的人,你给我滚出去!”

    李小阮气的差点吐血,对他吼了句。

    楼上那娘俩站着听了会儿,晓蓓小声问:“妈,您都听到了吧?表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单妈妈点点头走了出去,不太高兴的对着楼下喊了一声:“向励不用出去,小阮,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