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谋善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清查
    “前些日子,在府里瞧着她倒是沉稳了不少,这些日子我看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采岚一边帮着谢静悦布菜,一边小声道,“这若是把性子纵野了,回头连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瞧了……以后回府岂不是要给小姐闯祸。”

    谢静悦见她一脸的认真,心里也知道她这边,也是为了采薇好,便也不再多说,只说起旁的话题,“今儿谢家人过来的事,你让人给外祖母送个信……有些话不当讲的就别说了……”

    采岚瞥了一眼她的脸色,点头,“奴婢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你办差我最是放心不过。”谢静悦赞许的看着她一笑。

    “之前我让你给嬷嬷捎信的事办得如何了?”

    “嬷嬷已经悄悄让人给荣安堂那边的粗使婆子们透了一点儿话音,想来要不了几日,必定会传到裴嬷嬷耳内……”

    一旦裴嬷嬷知晓,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裴老夫人。

    而她们此时正在谈论的裴老夫人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盏。

    惊得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裴嬷嬷见此,忙挥手,示意一众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这才上前替裴老夫人拍背顺气。

    “您消消气,为了这档子事,不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你多想想表小姐……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最后伤心的还不是表小姐。”

    “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您了……您千万多想想表小姐才行。”

    裴嬷嬷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裴老夫人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原本堵在嗓子眼里的一阵火气,也不由消散了一些。

    “一个个都是些不省心的!”裴老夫人的面色还有些发怒后的潮红,嘴唇却有些不正常的发青。

    裴嬷嬷忙取了丸药过来,又重新取了杯盏给她倒了一些温水,“您快服药。”

    裴老夫人接过丸药服下,又过了一会儿,脸色瞧着好多了,之前一直有些气喘,这会儿看着也好多了。

    “你悄悄的让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叫绣春的丫鬟,是不是她经常去寻了五丫头身边的大丫鬟,这才总是让五丫头落单,这才上了别人的当。”

    “若真是那丫头在背后搞鬼……那么也就知道是谁了……”

    左右她一个丫鬟是不敢干这件事的,那么绣春背后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裴老夫人努力的回想自己这个庶出的孙女。

    往日里随便什么时候瞧着都是文文静静的,极不起眼的人,没想到倒是个蔫坏的……就跟她娘当年一般模样。

    “前些日子,在府里瞧着她倒是沉稳了不少,这些日子我看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采岚一边帮着谢静悦布菜,一边小声道,“这若是把性子纵野了,回头连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瞧了……以后回府岂不是要给小姐闯祸。”

    谢静悦见她一脸的认真,心里也知道她这边,也是为了采薇好,便也不再多说,只说起旁的话题,“今儿谢家人过来的事,你让人给外祖母送个信……有些话不当讲的就别说了……”

    采岚瞥了一眼她的脸色,点头,“奴婢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你办差我最是放心不过。”谢静悦赞许的看着她一笑。

    “之前我让你给嬷嬷捎信的事办得如何了?”

    “嬷嬷已经悄悄让人给荣安堂那边的粗使婆子们透了一点儿话音,想来要不了几日,必定会传到裴嬷嬷耳内……”

    一旦裴嬷嬷知晓,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裴老夫人。

    而她们此时正在谈论的裴老夫人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盏。

    惊得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裴嬷嬷见此,忙挥手,示意一众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这才上前替裴老夫人拍背顺气。

    “您消消气,为了这档子事,不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你多想想表小姐……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最后伤心的还不是表小姐。”

    “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您了……您千万多想想表小姐才行。”

    裴嬷嬷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裴老夫人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原本堵在嗓子眼里的一阵火气,也不由消散了一些。

    “一个个都是些不省心的!”裴老夫人的面色还有些发怒后的潮红,嘴唇却有些不正常的发青。

    裴嬷嬷忙取了丸药过来,又重新取了杯盏给她倒了一些温水,“您快服药。”

    裴老夫人接过丸药服下,又过了一会儿,脸色瞧着好多了,之前一直有些气喘,这会儿看着也好多了。

    “你悄悄的让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叫绣春的丫鬟,是不是她经常去寻了五丫头身边的大丫鬟,这才总是让五丫头落单,这才上了别人的当。”

    “若真是那丫头在背后搞鬼……那么也就知道是谁了……”

    左右她一个丫鬟是不敢干这件事的,那么绣春背后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裴老夫人努力的回想自己这个庶出的孙女。

    往日里随便什么时候瞧着都是文文静静的,极不起眼的人,没想到倒是个蔫坏的……就跟她娘当年一般模样。

    “前些日子,在府里瞧着她倒是沉稳了不少,这些日子我看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采岚一边帮着谢静悦布菜,一边小声道,“这若是把性子纵野了,回头连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瞧了……以后回府岂不是要给小姐闯祸。”

    谢静悦见她一脸的认真,心里也知道她这边,也是为了采薇好,便也不再多说,只说起旁的话题,“今儿谢家人过来的事,你让人给外祖母送个信……有些话不当讲的就别说了……”

    采岚瞥了一眼她的脸色,点头,“奴婢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你办差我最是放心不过。”谢静悦赞许的看着她一笑。

    “之前我让你给嬷嬷捎信的事办得如何了?”

    “嬷嬷已经悄悄让人给荣安堂那边的粗使婆子们透了一点儿话音,想来要不了几日,必定会传到裴嬷嬷耳内……”

    一旦裴嬷嬷知晓,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裴老夫人。

    而她们此时正在谈论的裴老夫人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盏。

    惊得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裴嬷嬷见此,忙挥手,示意一众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这才上前替裴老夫人拍背顺气。

    “您消消气,为了这档子事,不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你多想想表小姐……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最后伤心的还不是表小姐。”

    “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您了……您千万多想想表小姐才行。”

    裴嬷嬷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裴老夫人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原本堵在嗓子眼里的一阵火气,也不由消散了一些。

    “一个个都是些不省心的!”裴老夫人的面色还有些发怒后的潮红,嘴唇却有些不正常的发青。

    裴嬷嬷忙取了丸药过来,又重新取了杯盏给她倒了一些温水,“您快服药。”

    裴老夫人接过丸药服下,又过了一会儿,脸色瞧着好多了,之前一直有些气喘,这会儿看着也好多了。

    “你悄悄的让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叫绣春的丫鬟,是不是她经常去寻了五丫头身边的大丫鬟,这才总是让五丫头落单,这才上了别人的当。”

    “若真是那丫头在背后搞鬼……那么也就知道是谁了……”

    左右她一个丫鬟是不敢干这件事的,那么绣春背后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裴老夫人努力的回想自己这个庶出的孙女。

    往日里随便什么时候瞧着都是文文静静的,极不起眼的人,没想到倒是个蔫坏的……就跟她娘当年一般模样。

    “前些日子,在府里瞧着她倒是沉稳了不少,这些日子我看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采岚一边帮着谢静悦布菜,一边小声道,“这若是把性子纵野了,回头连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瞧了……以后回府岂不是要给小姐闯祸。”

    谢静悦见她一脸的认真,心里也知道她这边,也是为了采薇好,便也不再多说,只说起旁的话题,“今儿谢家人过来的事,你让人给外祖母送个信……有些话不当讲的就别说了……”

    采岚瞥了一眼她的脸色,点头,“奴婢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你办差我最是放心不过。”谢静悦赞许的看着她一笑。

    “之前我让你给嬷嬷捎信的事办得如何了?”

    “嬷嬷已经悄悄让人给荣安堂那边的粗使婆子们透了一点儿话音,想来要不了几日,必定会传到裴嬷嬷耳内……”

    一旦裴嬷嬷知晓,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裴老夫人。

    而她们此时正在谈论的裴老夫人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盏。

    惊得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裴嬷嬷见此,忙挥手,示意一众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这才上前替裴老夫人拍背顺气。

    “您消消气,为了这档子事,不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你多想想表小姐……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最后伤心的还不是表小姐。”

    “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您了……您千万多想想表小姐才行。”

    裴嬷嬷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裴老夫人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原本堵在嗓子眼里的一阵火气,也不由消散了一些。

    “一个个都是些不省心的!”裴老夫人的面色还有些发怒后的潮红,嘴唇却有些不正常的发青。

    裴嬷嬷忙取了丸药过来,又重新取了杯盏给她倒了一些温水,“您快服药。”

    裴老夫人接过丸药服下,又过了一会儿,脸色瞧着好多了,之前一直有些气喘,这会儿看着也好多了。

    “你悄悄的让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叫绣春的丫鬟,是不是她经常去寻了五丫头身边的大丫鬟,这才总是让五丫头落单,这才上了别人的当。”

    “若真是那丫头在背后搞鬼……那么也就知道是谁了……”

    左右她一个丫鬟是不敢干这件事的,那么绣春背后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裴老夫人努力的回想自己这个庶出的孙女。

    往日里随便什么时候瞧着都是文文静静的,极不起眼的人,没想到倒是个蔫坏的……就跟她娘当年一般模样。

    “前些日子,在府里瞧着她倒是沉稳了不少,这些日子我看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采岚一边帮着谢静悦布菜,一边小声道,“这若是把性子纵野了,回头连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瞧了……以后回府岂不是要给小姐闯祸。”

    谢静悦见她一脸的认真,心里也知道她这边,也是为了采薇好,便也不再多说,只说起旁的话题,“今儿谢家人过来的事,你让人给外祖母送个信……有些话不当讲的就别说了……”

    采岚瞥了一眼她的脸色,点头,“奴婢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你办差我最是放心不过。”谢静悦赞许的看着她一笑。

    “之前我让你给嬷嬷捎信的事办得如何了?”

    “嬷嬷已经悄悄让人给荣安堂那边的粗使婆子们透了一点儿话音,想来要不了几日,必定会传到裴嬷嬷耳内……”

    一旦裴嬷嬷知晓,其实也就是相当于告诉了裴老夫人。

    而她们此时正在谈论的裴老夫人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盏。

    惊得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

    裴嬷嬷见此,忙挥手,示意一众丫鬟婆子都退了下去,这才上前替裴老夫人拍背顺气。

    “您消消气,为了这档子事,不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你多想想表小姐……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最后伤心的还不是表小姐。”

    “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下您了……您千万多想想表小姐才行。”

    裴嬷嬷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裴老夫人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些,原本堵在嗓子眼里的一阵火气,也不由消散了一些。

    “一个个都是些不省心的!”裴老夫人的面色还有些发怒后的潮红,嘴唇却有些不正常的发青。

    裴嬷嬷忙取了丸药过来,又重新取了杯盏给她倒了一些温水,“您快服药。”

    裴老夫人接过丸药服下,又过了一会儿,脸色瞧着好多了,之前一直有些气喘,这会儿看着也好多了。

    “你悄悄的让人去打听打听那个叫绣春的丫鬟,是不是她经常去寻了五丫头身边的大丫鬟,这才总是让五丫头落单,这才上了别人的当。”

    “若真是那丫头在背后搞鬼……那么也就知道是谁了……”

    左右她一个丫鬟是不敢干这件事的,那么绣春背后是谁,也就不难猜了。

    裴老夫人努力的回想自己这个庶出的孙女。

    往日里随便什么时候瞧着都是文文静静的,极不起眼的人,没想到倒是个蔫坏的……就跟她娘当年一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