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 第430章 有了入宫的心思
    430

    听到这里,叶浅懿都是有些不信了,这元明玉真有这么大的能力,连庆贵妃都比下去了吗?

    要知道这庆贵妃可是二十年荣宠不衰啊。

    庆贵妃说起来,也算是文炎帝身边比较早的妃嫔了,年纪虽然比元后淑妃小了一些,可到底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

    可这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啊,这庆贵妃看起来,仍旧是那么的年轻貌美。

    一直深受文炎帝的宠爱。

    哪怕是新晋妃嫔许多,可也么有人能敌得过庆贵妃。

    虽然淑妃也有一定的分量,可论起宠爱,自然也是同庆贵妃没法比的。

    一个荣宠不衰的贵妃,竟然败在一个新入宫的妃嫔手里。

    元明玉的容貌是生的不差,可也不能就把文炎帝迷得这般神魂颠倒的吧。

    难不成元后是故意捧着元明玉同庆贵妃打擂台不成。

    “当真?”叶浅懿忍不住问道。

    “应该是不假,听说当初陛下没把持住,还没册封,就在龙吟殿临幸了元明玉,原本那一晚应当是庆贵妃侍寝的,结果被元明玉截胡了,因为这件事,庆贵妃撕了元明玉的心都有,可是第二天陛下就下旨册封元明玉为贵嫔了,还赐下了清和宫为寝宫,各种维护,让庆贵妃也无处发泄。”这些事情,到底也辗转传到了宫外,而且也是传播的如火如荼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总之庆贵妃现在是元明玉的手下败将了。

    而元明玉也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

    “这些事儿也都传出来了?”叶浅懿问道。

    叶蓁重重点头:“是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传的特别快,庆贵妃后来也不是没想找补回来,可三翻四次的被元明玉打脸,总之她已经视元明玉如眼中钉肉中刺一般了。”

    “恩,差不多明白了,这其中不乏皇后娘娘的手笔啊。”叶浅懿几乎很快就明白了里头的关窍。

    “很明显,元明玉入宫是皇后提携的,皇后之所以挑中了元明玉,和元明玉的容貌有关,当然也和元明玉的出身有关,庶出,也受了元明婧的欺负,自然好掌控些,她之所以让元明玉这高调,把庆贵妃得罪的彻底,也是为了能更好的把元明玉掌控在手里罢了,让元明玉离不开她的庇佑,若是没有皇后,只怕庆贵妃早就撕了她了。”叶浅懿分析着说道。

    叶蓁和叶荞也觉得好有道理啊。

    的确是如此,元明玉如今就只能紧紧的攀附着元后,继续做元后手里的刀刃了。

    她只能冲锋陷阵的和庆贵妃为敌了。

    “这元明玉倒也是可悲啊。”叶蓁唏嘘着说道,原本以为自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岂不料不过被利用的工具罢了。

    “想什么呢?宫中的势力早就明朗化了,贵妃和皇后是对立,贤妃是东太后的人,淑妃娘娘自成一系,不争名利,只求安稳,德妃吗?虽然是西太后的侄女,可因为你身子不好,在宫里是透明人,其余的妃嫔,大多都依附着皇后或者贵妃,也有些不愿意沾染是非的,就同淑妃交好,新入宫的妃嫔,都必须要面临选择,如果没有足够的出身,是不能独善其身的。”叶浅懿看着叶蓁一字一句的说道。

    因为叶浅懿发现,一开始叶蓁提到元明玉的时候,竟然带着丝丝羡慕。

    叶浅懿心中有些惊讶,难道这叶蓁也起了入宫的心思吗?

    如果有这样的心思,趁早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叶蓁是疯了吗?

    竟然有这样的念头,这文炎帝都多大年纪了,叶蓁才十六岁,入宫为妃,简直就是开玩笑啊。

    她想着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绝对是疯了。

    所以她才会把宫里的形势都给叶蓁分析透彻了,好打消叶蓁的念头。

    而且父亲也不会同意叶蓁入宫的。

    因为文炎帝对后宫女色并不上心,所以三年一期的选秀几乎成了空谈,差不多六年大选一次就很好了。

    若不是老周氏非得要把叶梅送入宫,他是不赞成的,可叶梅毕竟是老周氏的女儿,他这哥哥,也隔了一层,做不得主,才会被老周氏得逞的。

    而今若是叶蓁要入宫,父亲只怕会勃然大怒的。

    可到底是父亲是做大伯的,不是做父亲的,也不好阻止。

    只是叶浅懿并不知道,叶蓁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果然叶蓁听了叶浅懿的话,神色有些黯然:“原来入宫,竟然也会这般艰难险阻呢。”

    “这是当然了,你以为如何呢,元明玉不过是看着风光罢了,哪里就这么容易了呢,这帝王的宠爱才是最靠不住的呢,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就像是元明玉这样的新晋妃嫔吧,只能依附着皇后,陛下皇子公主一大堆,高位的妃嫔也不好,说句不好听的,皇后的心思深沉,若是想要完全掌控住元明玉,说不定已经给元明玉服了绝子药,毕竟一个生不出孩子来的妃嫔才更容易掌控不是,若是哪天元明玉失了宠,一个无子妃嫔,会落到什么下场呢?”叶浅懿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蓁听的脸色大变,的确如此,这后宫真的不是一个好地方。

    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她莫不是猪油蒙了心了,竟然还想着能入宫,也同元明玉一样,集万千宠于一身,毕竟元明玉连庆贵妃都压住了,这对很多人来说,一个颠覆啊。

    叶荞不知道叶蓁的心思,反倒是说道:“活该,谁让她入宫来着,一个年轻姑娘,不要脸,非得要入宫为妃,陛下都多大年纪了,是她自己不害臊,以后落得凄惨下场,也怪不得旁人。”叶荞撇着嘴说道。

    到底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了。

    叶蓁听着十分的不舒服,好像叶荞这话是故意针对她一样,殊不知叶荞根本不知道她那点子心思。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吧。”叶蓁勉强笑着打圆场。

    她真的是糊涂了,竟然看着元明玉受宠,就有了这样的心思,幸好被叶浅懿点醒了,否则可是太可悲了。

    “大姐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这么难看?”叶荞看着叶蓁脸色有些惨白,禁不住问道。

    “是呢,我是有些不太舒服,而且二妹妹刚刚回来,想必也累了,五妹妹陪我先回去吧。”叶蓁扶着额说道。

    “好,我陪着大姐姐回球休息吧。”叶荞连忙说道:“我们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来找姐姐说话。”

    叶浅懿自然不会勉强,亲自送了姐妹二人离开。

    对于叶蓁的小心思,叶浅懿看见的透透的,总觉得这几个月的时间,让叶蓁改变了许多。

    “白芷,最近大小姐同什么人来往的多啊?”叶浅懿禁不住问道。

    白芷也不知道啊,白芷哪里回去管叶蓁的事情啊,一个隔房的大小姐。

    “奴婢不知道呢。”白芷摇头。

    叶浅懿自然明白,这事儿得同二婶娘说一声,叶蓁虽然性子沉稳,可到底沉稳有余,聪明不足,很容易被别人利用的。

    她想要进宫,肯定不光是看着元明玉得宠,绝对有人从旁撺掇的。

    她非得要把这个人找出来不可。

    叶浅懿虽然一回来被顾妈妈的事情弄得伤心不已,可到底也不会把什么事儿都给忘了。

    她这是回来,也该去见一下卿姐姐和嫣姐姐了。

    不过今日就算了,到明日再见吧,今天她是真的累了。

    不过她还是让白芷给陈嫣和秦卿卿送了信,约她们两个人明日侯府一聚。

    做完这些事儿之后,叶浅懿也觉得有些累了,心里仍旧郁结不已,但是也躺下来歇了一会子。

    如此到了晚间。

    叶浅懿提不起精神来,随便吃了些东西,洗漱了一下,就睡下了。

    可宫里却还十分热闹呢。

    照理说,今日明妃受封,晚上文炎帝会召她侍寝。

    可到了后来,文炎帝才知道,明妃竟然住进了清和宫的东配殿。

    文炎帝禁不住有些恼怒,元后这一手玩的虽然好,可到底也瞒不过文炎帝的眼睛。

    文炎帝没想到元后竟然这样迫不及待的就打压明妃,还是捧着玉贵嫔打压明妃。

    想到玉贵嫔,文炎帝的脸色就缓和了许多。

    玉贵嫔是真的很让他爱不释手。

    对于文炎帝来说,玉贵嫔足够年轻,而且带着薛皇后身上的一点点影子,和她相处的时候,老是会勾起年轻时候和薛皇后相处的场景,可她又在无时无刻的告诉自己,她不是薛皇后,还带着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这样的一个鲜活的女子,如何不让文炎帝喜欢呢。

    人年纪大了,就会特别怀念以前。

    薛皇后在那样美好的年纪离开了,是文炎帝心中永远的女神。

    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

    所以文炎帝才会频频的召玉贵嫔侍寝,很多时候,只是愿意同她相处罢了。

    文炎帝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道元后的心思。

    元后虽然看似抬高玉贵嫔,可实则也给玉贵嫔树立了不少敌人。

    不过这一举,都是把他陷入了两难境地了。

    他该如何是好呢?

    今晚若是召了明妃侍寝,自然也是规矩,可玉贵嫔那里只怕是会伤心,若是碍着玉贵嫔,不召明妃侍寝,那二人这梁子只怕是要结下了。

    当初因为他的缘故,一时没把持住,本该召幸庆贵妃,结果临幸了玉贵嫔,已经为玉贵嫔树立了一个仇敌了。

    现在在树立一个强敌吗?这明妃看起来,也不是个蠢人,而且还是南诏郡主,文炎帝真的头大了。

    最终,文炎帝还是召了明妃侍寝,并让人去宣旨了。

    明妃和玉贵嫔同住一个宫里,自然是得知了消息了。

    玉贵嫔气的不轻,眼睛都红了,一下子就把手边的茶杯扔到了地上:“陛下当真召了明妃侍寝?”

    站在一旁回话的小太监说道:“是的,奴才亲眼看到来宣旨的太监。”

    “可见陛下都是框我的,说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可见是新人胜旧人了,就把我抛诸脑后了。”元明玉顿时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几个宫女和太监也听到了这话,都禁不住撇嘴,觉得自己娘娘也太矫情了吧。

    自从娘年入宫一来,陛下对娘娘宠爱不减,论起侍寝的次数,自然是娘娘最多了,今日明妃新入宫,按照规矩,就是该明妃侍寝的,娘娘这是又作什么妖呢?

    “娘娘不必妄自菲薄,陛下也是按照规矩而已,想来陛下心里最惦记的还是娘娘。”一个宫女上前劝慰道。

    这是元后派遣到元明玉身边的宫女,名叫做青碧。

    青碧在宫里的时日也不短了,自然而然成了元明玉身边的心腹,而元明玉入宫的时候,竟然是一个人也没带,当然,这也是元后故意算计的,就是要牢牢的掌控元明玉,所以元明玉如今身边都是元后的人,才能准确的传达元明玉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