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 391  被摆了一道(二更)
    原来岳丰居然背着他直接找上楚琅。

    并且告知他,自己没本事支付这七十五亿,打算朝自己这边再借十五亿。

    所以,他想要以另外一个合作人的身份来弥补自己所无法填得漏洞。

    在得到这一消息后,楚琅立刻就马上致电给了自己。

    在电话里听到后,被釜底抽薪了一把的岳丰顿时着急了起来。

    “没、没有的事情,这哪里有啊,我其实是想和岳老哥一起谈新的合作而已,呵,呵呵……”

    越说他心里就越没底。

    楚琅没有再计较下去,反而顺势而为地道:“那也就是说,七十五亿鑫总会如期的汇入楚氏的账号里的对吗?”

    “……”

    鑫武的干笑就此戛然而止。

    他一度觉得自己得死在这七十五亿上。

    楚琅摆明了是盯上了自己。

    没办法,在楚琅这样的逼迫下,鑫武觉得如果自己再撑下去,不管交不交出这笔钱,最后都是个死,于是处于被动的他只能退让了,“七十五亿,我觉得还是虚高了,我想着要不要咱们还是再重新议下价格。”

    电话那头的楚琅何其聪明,“说到底,鑫总还是没钱了呀。”

    鑫武赶紧解释道:“不、不是,如果合同里占百分之六十的行使权,我觉得七十五亿也未尝不可,毕竟占的份额比较大,多花点是应该的,可如今才百分之三十五,这……”

    他的话未完,楚琅就打断道:“鑫总这话说得可真是奇怪了,合同当时我就提前给各位看过了,我可没任何的隐瞒和欺骗,怎么现在又觉得份额小了呢?”

    被将住的鑫武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到底是他自己一时头脑发热犯下的错,压根就和楚氏没什么关系。

    以至于这会儿完全硬不起来,只能放低了姿态地求饶,“楚总,你也是清楚的,我当时喊七十五亿显然是被激得冲昏了头……”

    “你冲昏了头,最后要楚氏来买单?”电话里楚琅的声音传来,“我还是那番话,你应该知道,我光让你进来报价都已经得罪了一大批的董事。眼下你还要打算跳票,你是打算让我在楚氏混不下去吗?我这总裁的位置还没坐热呢,你就要赶我下台?”

    鑫武如今进退两难,既接不下这个烫手山芋,又不能丢掉这个烫手山芋,所以只能态度恭敬地道:“当然不是,我非常诚心的希望能和楚总有良性的合作。”

    电话那头的楚琅轻笑了一声,很是玩味儿地问:“你是在说七十五亿的合作不是良性的?”

    鑫武皱了皱眉,“楚总我觉得你应该是明白的,用七十五亿的来换取百分之三十五的合作是否良性。”

    楚琅也十分的痛快,回答:“不是。”

    鑫武不禁松了口气。

    正打算开口打算压价的时候,却不想电话那头的楚琅却再次道:“但确实是你喊出来的。”

    鑫武:“……”

    他觉得这话就没办法再聊下去。

    他不就是一时脑子热,被人给激了一把吗!

    要不是小江总非选定了这个案子,自己才不会在这里给这个屁事儿不懂的纨绔总裁废话。

    他这辈子的低头哈腰全他妈花在了楚家人的身上。

    真不知道是不是这楚家是专门来克他的。

    “那你说说看,你想压到多少?”这时,电话那头的楚琅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那话里的意味似乎是打算退让了。

    鑫武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忙不迭地回答:“五十,五十,我现在就来签合同!”

    “五十?”

    “对。”

    电话那头的楚琅想了下,最后道:“好,那明天来楚氏,我们当面签合同。”

    没想到他会突然急转态度的鑫武立即心头一松,笑出声,“哈哈哈,好好好,楚总爽快,那我们就明天见!”

    自以为解决了这件事的鑫武挂了电话后,靠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更是总算能睡上一个好觉了。

    等到第二天打算精神饱满的打算去签约的时候,结果刚被楚氏的职工送到会议室里的时候,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岳丰?!

    他明显来了挺久的,桌上的水都被喝了一半了。

    而他看到鑫武的到来也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甚至还主动开口,“鑫总来的挺早啊。”

    鑫武这时候立刻反应了过来,问道:“你怎么来这里?”

    “是楚总打电话让我来的。”岳丰没有任何隐瞒地回答。

    鑫武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暗暗觉得不妙,但脸上不显,饱含深意地一声轻哼,“楚总打电话给你?难道不是你打电话给楚总吗?岳老哥,你做事可真够不地道的。”

    岳丰不以为意,“鑫总,是你说那样是违约,我为你着想,让楚总重新起草一个,这样也避免了你的困境,也达成了我的想法。”

    这下,鑫武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岳总可真是会算啊。”

    以至于连称呼都改变了。

    从老哥一下子疏远到了岳总。

    显然两个人的关系就此宣告破裂。

    如今他们两个已经从潜在合作者变成了利益对立面的人。

    岳丰完全不在乎这一点,笑了笑,道:“不算着过日子,公司容易倒啊。”

    鑫武的脸色微变,分明是被戳到了痛处。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那里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楚琅压轴出场。

    他看上去永远都那么的不着调,做事也没头没尾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好意思啊,开了个会,弄完了。”

    岳丰和楚家老爷子在商场上合作过几次,相对来说和楚家也熟,说话时自然也就带着几分的熟识感,“刚新上任,忙一点是应该的。”

    “理解万岁啊岳叔。”楚琅也自然对他非常的客气,并没有带着公式化的言辞,而是在坐定后,就对他们两个人说了起来,“那我也不和你们拐弯抹角的说废话了,反正鑫总这边呢肯定市是交不出七十五亿的,所以我想着,重新分出份额,鑫总这边无法完成的,全部交给岳叔。你们两位觉得如何?”

    说着,一个眼神就示意自己身后的秘书拿出两份文件夹,分别递给了他们两个人。

    鑫武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果断抗议,“这怎么行,本身只有百分之三十五,再分,我才拿多少?”

    “那你就拿出钱,百分之三十五依旧是鑫总您的。”

    楚琅毫不犹豫的一句话马上让鑫武一顿。

    他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