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攻略小社会 > 第449章 聊天(四更)
    叶戈再次看了年伯同一眼,又看看自己儿子,顿时觉得很上头。

    看看傻儿子的样子,再看看人家年伯同……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不想说话。

    孟百里举着合同,仰天狂笑,一转身跑到走廊上,“哈哈哈哈,老子的稻禾,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要是敢对老子不好,老子通通把你开除!”

    一眼看到方星河站在门口抱着茶瓶,指着她说:“特别是你,以后你就专门给老子端茶倒水,要不然老子就把你开除!”

    方星河没说话,盯着他,一只手开始拧茶瓶盖。

    孟百里一见,赶紧跑远一点,“疯女人,你还要用热水烫老子啊?开除,第一个就开除你!”

    女秘书在旁边小声说了句:“方小姐半个月前已经离职了。”

    孟百里:“!!!”

    离职了?那他的威风还要怎么摆?

    回头会议室:“年伯同,你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你是不是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你就提前让她离职了?卑鄙小人!”

    年伯同伸手扶额,看了叶戈一眼,叶戈已经觉得自己的脸被蠢儿子丢尽了,她对僵硬的对律师说了句:“你合同的事你们先处理,现在公证处还没下班,现在就去办。”

    她不喜欢夜长梦多,变数一多,什么都变了。

    直接了当把事情解决了,比什么都重要。

    年伯同对自己的律师也点点头,他们立刻去办这件事。

    “小白!”叶戈对门外得意的孟百里喊:“你给我进来,还不嫌丢人啊?”

    “这么就丢人了?”孟百里得意洋洋的进屋:“妈,我心情好着呢。这是我,孟百里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我能不高兴吗?难道,我现在连高兴的权力都没有了?”

    叶戈深呼吸:“不过是拿钱做投资,怎么就变成高光时刻了?”

    二十楼不是还有个新天地?她昨天去看了,随便问了公司领导一些问题,一个个的思维混乱,对于公司的未来计划安排一塌糊涂,她都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一个月拿着工资,就不知道动动脑子的?

    结果再一问,才发现公司的领导人竟然是小白,他能领导处什么玩意来?难怪那些人没什么想法,因为有这么个蠢领导,根本就不允许别人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全权把控,显示自己的才能!

    稻禾就算拿下来,也不能给他做,要不然,好好的公司绝对会被拖垮了。

    叶戈看年伯同一眼:“稻禾是你创立的?”

    年伯同点头:“当初也是误打误撞,才进了这个行业。不过,如果稻禾赚到叶女士手上,我想应该也会更上一层楼。”

    叶戈笑了笑:“其实我对这个行业也不大清楚,不过既然投资了,我还是希望能赚钱的。”

    再有钱的人,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钱生钱,而不是用来打水漂的,所以稻禾投资之后,她应该会投入精力的。

    特别是看到小白那么高兴,叶戈心里多少也会高兴,到底是儿子,不一样啊。

    孟百里从外面进来,“妈,你跟他说什么?哼,以后公司我说了算!”

    叶戈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忘了?刚刚签字的人是我,投资人也是我,是你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公司以后,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

    孟百里震惊:“妈,你不能这样啊!”

    叶戈淡淡说了句:“白纸黑字。”

    孟百里伸手,一把抱住叶戈:“妈,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宝宝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这分明就是撒娇,叶戈也不能完全不给孟百里面子,所以她也不好多说,只是轻轻拍拍他的背:“行了,多大的人了?也不怕人看了笑话?好了好了,你是我蛾子,我不爱你爱谁啊?

    年伯同安静的坐在原地,半响,视线从他们的身上移开,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叶戈突然想到孟百里的话,他说年伯同小时候是被父母卖给一个寡妇的,寡妇似乎对他并不好,他……应该也会羡慕那些被父母疼爱的孩子吧?

    叶戈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略略愣了一下,她第一次见到年伯同,就觉得这个年轻人长的真好啊,一张脸,比电视上那些号称描述这个那个的明星还要漂亮,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如果她的千河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应该是会像他一样帅吧?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突然通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不能想,想了她会难受,她会痛苦,她会难以控制情绪,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就想到了她那个漂亮的宝贝,那个让她几乎让她半生都沉浸在后悔中的孩子。

    叶戈张了张嘴,突然问:“年先生,家里父母也在海洲吗?”

    她这话问完,年伯同一愣,他从窗外收回视线,笑了下,大方的说:“我应该算是……孤儿吧,我不知道父母是谁。”

    “哎?”叶戈看了眼孟百里,孟百里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说:“嘿嘿,真好笑,没爹妈啊……”

    叶戈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厉声道:“小白,你瞎说什么?”

    孟百里的肩膀被打的很痛,他伸手捂住:“妈!”

    “你再敢胡说八道,说话不知分寸,我就不是这样打你了!”叶戈严厉的说道,她看向年伯同:“对不起年先生,我带我儿子向你道歉!”

    年伯同摇摇头:“不用在意,白总说是事实。”

    方星河站在会议室门口,她安静的看着年伯同,手里握着手机,手机的屏幕是,一张亲子鉴定的图片,她脑袋靠着门框上,眼泪在眼科里打转,一直靠着,没有进来,就这样看着屋里的人聊天。

    ------题外话------

    留言区为啥都是批斗大渣爷的?辣么勤奋,凭啥?大渣爷完美无缺~~~(^-^)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