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骑砍风云录 > 第二十七章 冲阵
    反应最快的是骁勇的狼骑兵,他们把手指塞进嘴里发出尖锐的唿哨互相呼应,和同伴一起挥舞着弯刀冲向半人马。

    成群结队的狼骑兵说是荒野上最可怕的猎手也不为过,他们骑术娴熟,他们刀法精湛,他们能在持续数天的奔袭作战中忍饥挨饿,耐心等待敌人露出破绽,然后群狼突袭通过悍不畏死的冲锋一锤定音!

    在一般庞贝人心目中,月圆之夜沐浴着月光奔袭的狼骑兵几乎是荒野的一张符号。

    但这次他们一定是选错了对手。

    座狼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骑兽,近身缠斗撕咬非常强力,但在骑兵对骑兵的作战中有个致命缺陷——它们短途冲锋的速度实在很一般,远远逊色于战马。

    半人马们根本没有和狼骑兵硬拼的意思,跟着赫特迈开蹄子很轻松就拉开一段距离。

    于是他们取箭、搭弓、开弦,回身用长弓给这些鲁莽的家伙挨个点名。

    狼人的骑术不可谓不精湛,鞍里藏身之类的技巧层出不穷。他们的武技也不可谓不娴熟,能用弯刀格飞长弓近距离直射的箭矢。但这些不过是把他们的生命又延长了几个呼吸罢了。

    半人马们应对很直接,用座狼掩身就先把座狼射死,用弯刀防守就三人瞄准同一个目标。强盗们仅有的骑兵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迅速死伤殆尽。

    李察和敌军之间还有最后一百码。

    在这个距离上,强盗步兵已经可以直观感受到三刃高的巨型骑兽迎面冲来是怎样一种压迫感——仿佛山丘在眼前崩塌,石块土流迎面滚下,即将埋葬自己却无可奈何。

    在李察的刻意控制下食铁犰狳速度不快,但每一次脚掌落地都会引起地面的轻微震颤。强盗们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也在随着大地一同战栗,这样的重骑足以直接撞断两人合抱的巨木,是区区血肉之躯所能阻挡吗?

    如果他们有庞贝精锐军团装备的重型钢制山盾,训练有素,并且不畏惧付出牺牲的话,或许可以。可惜这些条件在场的强盗一样都不具备。

    五十码……

    强盗们扔出的手斧和投矛密集如同雨点,不约而同地瞄准了坐在追风背上的骑士。其中不乏准头和力量都上佳的好手,在外层甲胄上擦出了连成一片的璀璨火星。

    可是李察披着整整三层甲胄,在十点铁骨技能加持下,本身防御也不弱于巨魔。这种堪称夸张的龟壳远远不是几件投掷武器能破开的。

    十码……

    有些聪明的大地精试图几人合力架住一根长矛来抵御冲击,这是标准的步兵反骑兵战术。但是眼下他们的尝试在奔跑的三千磅巨兽面前,简直比麦秸秆还要无力。

    矛杆在碰到追风的一瞬间扭曲炸裂,至多能挑下几片鳞甲。而抱长矛的大地精下场非常惨烈,反弹的木杆裹挟巨力撞在身上,直接把肠子从后身爆了出来!

    最后几步的距离转瞬而过,短兵相接终于开始了。

    如果说强盗们是一块三肥两瘦的五花肉,那狂飙突进的骑将就是把锐利无当的剔骨刀。

    巨兽像顽童推倒骨牌一样撞进人堆,强盗们的阵列中出现了巨大的豁口。两侧跟随的蛮人武士涌入,面对面的碰撞和厮杀便随之而始。

    日常训练时,李察常阐述一些技巧之外,关乎理念的东西,比如:

    “作为统帅来说,实现战略方针当然是比歼灭敌军更重要。但是你们得记住,即便对于一个小兵癞子,达成战术目标也往往比砍杀敌人更有价值。”

    由于他在蛮子间说一不二的至高威权,这种作战思想在此刻得到了最有效的贯彻。

    楔型攻击阵一刻不停地突进,没有人停下来斩杀那些重伤垂死的对手,因为那纯属浪费时间。最前方着重甲的蛮子甚至已经放弃了防御,力求尽快凿穿阵列。

    能在这片无法之地生存下来的都不是小绵羊,在需要拼命的关键时刻荒野强盗的表现绝对不算懦弱,毫不畏惧的朝敌人发起还击。

    只是强盗们本身更习惯一窝蜂式的混战,热血上头时大地精战士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约束,勉强维持的纪律顷刻间烟消云散。

    半人马射手击败狼骑兵后很快绕了回来。

    他们从箭囊里取出箭矢,插在身前泥地里,确保能以最快的速度开弓放箭。

    在李察驱使巨兽一头撞进人堆的同时,全体半人马一起松开了绷紧到极点弓弦。

    这些天生的神射手落点把握准异常精准,箭矢分成左右两波飞向前锋冲出的口子。跟蛮人对战的强盗还没来得及反应,锐利的箭簇已经收割了他们的生命。每一波次箭雨落下,都让蛮子们觉得周围压力骤然一轻。

    但和挡在正面的同伴比起来,这些强盗的经历已是无比幸福。

    李察使用骑枪的方法不是平端直刺,他觉得这样根本没效率。而是双手握持,把它当做长棍一样挥舞。

    在非人巨力加持下,每一次挥动长枪击破空气产生的剧烈爆鸣,甚至会短暂压过垂死者的呻吟和惨叫。被这根长棍抡中的强盗正面没有太明显的伤痕,但背后的皮肉会爆开一道恐怖的豁口,内脏混着血液一股脑地喷涌而出!

    安妮站在不远处丘陵上看着这一切,手脚一片冰凉。她之前和部下讨论时说过,高山堡领主在战场上会是难以抵挡的绞肉机器。

    但仅仅知道和亲眼看见毕竟是两码事,那种最简单直接的力量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根本不是理智所能轻易理解的。

    “弗朗士,这就是神话里的英雄吗?”安妮的语气很空洞。

    “大人,这是地狱里的魔鬼。”独眼龙佣兵的语气更空洞。

    如果没有意外,强盗们很难抵挡这种猛将带领精锐小队穿插分割的战术,被一次性凿穿阵型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惜战场上没有如果。

    在浓郁的血腥气息掩盖下,李察忽然闻到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硫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