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妖仙不殊途 > 第299章双面夜萝162
    后来,直到杜若这件事情,那黑衣女子这才出面策划了一切。

    至于后来修冥他们四个为什么落得如此下场,杜若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还要从那个黑衣女子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说起来了。

    那个女子她行事十分的小心,所以在他们躲在那个山洞里。

    几天之后确定没有人盯住他们,以后那个黑衣女子才出现。

    那个女子一出现就二话不说直接对杜若上了大刑,知道把对方折磨的生不如死以后,她这才趁着对方虚弱,出其不意掏了对方的心房,拿走了炼妖壶。

    其实那个黑衣女子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炼妖壶竟然得来的如此轻易。

    只是后来,或许是因为她觉得修葑他们对她已经没有过多的利用价值了。

    也或许出于某种旁人并不知道的原因,总之,那黑衣女子直接将修葑他们一并捉起来了。

    但是倒也没有急着杀了他们,只是将他们困在那个山洞里罢了。

    至于杜若的尸体,其实就是那个黑衣女子扔出去的。

    对此,修冥并不太知情,毕竟他们四个当时的确也是被困在那里边的。

    外头的世界他们自然也是不知晓的,那个黑衣女子最终将杜若的尸体扛去的,哪里扔到了哪里他都不知道。

    不过以他的预测,约摸着应该是直接扔到了附近的河里去了。

    否则也不会让别人在河边发现她了,修冥说完这些事情以后,便直接低下了头。

    对于那个黑衣女子的真实身份,她也是无从知晓的。

    他自己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一副自嘲的模样,自己也曾说过:“她养了我们这么久,让我们有活下去的机会和勇气。

    给了我们活下去的希望,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才是。

    可是我们也无可奈何,对于他的长相我们确实也不知道。

    这么许多年来,我们每次见面他都是以那样的装扮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们吧。”

    修冥自顾自的把这些话说完以后,便在也没有带说话了。

    沈漫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一边的楚玉珩说道:“他说的或许可信……”

    这一切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测罢了,所以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看着楚玉珩的。

    其实他就是想要试探性的这么一说,然后想要听一听对方的想法罢了。

    楚玉珩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似乎算是默认了他的想法。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白拾玖忽然道:“我觉得不可信。

    像他这种人……不,是狼,狼心狗肺罢了,他可以欺骗你一次,为什么不可以欺骗你第二次?

    难道你还没有被他欺骗够吗?难道我们还要带她的身上带第二次跟头吗?

    第一次我已经失去了我的母亲,如果这第二次还是个陷阱的话,那么你们打算牺牲谁呢?

    是打算牺牲你们自己,还是打算牺牲我呢?还是……你们觉得我的性命或许根本就不重要,你或者你们觉得我的母亲的姓名也不重要。

    看沈姑娘刚才的样子应该算是已经相信她了吧?

    所以我方才楚玉珩这么说,应该也不算过分吧?

    毕竟,他们是杀死我母亲的凶手,即便不是他们动的手,但是我母亲也是间接的死在他们手里的……”

    许是白拾玖刚才的这些话修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之前他忽然站了起来。

    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白拾玖的面前,两人就这么对峙着。

    修冥率先说道:“你若是怕我被骗,那你就留下来就是了。

    沈姑娘如果这一次我还是欺骗你们的话,你们直接把我杀了就是了。

    我在你们身边就是你们的人质,我们应该也是了解我大哥的。

    他不会放任我的生死不管的,所以如果你在验证我刚才说的哪怕是只有一句话是假的,你们就可以直接杀了我。

    我以我自己的性命做担保,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甚至于每一个字都没有谎言。”

    说着他还自己自觉的把自己的修为给封住了,他的脸色真的是越来越难看,显然他已经十分焦急了。

    沈漫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白拾玖,其实刚才他说的那番话也着实把沈漫给惊住了。

    在沈漫的记忆里白拾玖从来都不是这样一个疾言厉色的人。

    可是他刚才说出来的那番话也确实是他说出来的。

    这时候青黛也忽然上前看着他们说道:“我也觉得修冥说的是有道理的。

    我觉得他没有骗人,然后如果在座的有谁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他可以不必跟着我们去呀。

    如果真的是陷阱的话,那么不去的人自然也就真的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至于相信他的人也的确应该小心谨慎,把他当做人质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这样重要的时刻,我们或许确实也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现如今他已经把自己的全身的修为全部都封住了。

    但我们这里他至少不会在轻易的逃跑了,看我们不如就听他的一次吧,也是最后一次。”

    青黛最后又忍不住多加了这么一句,也是在提醒修冥罢了。

    后来事情就发生了转折,白拾玖当真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前去救人。

    两部人马分离的时候也约定了五天后再在这里重聚。

    于是,白拾玖独自一人离开了天坞城,沈漫和楚玉珩等人则跟着修冥一起返回之前关押他们的那个山洞去了。

    一路上他们都很沉默,谁都没有说话,修冥默默的在前面带着路,他们几个人默默地跟在他的后面。

    在这一刻他们从来都没有如此默契的统一过。

    大概走了有两天的路程,他们这才来到了一座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过的一座山间。

    这里似乎并不属于各大仙门的地界儿,那周围的环境倒是不错青山绿水的。

    青黛率先好奇的问道:“这是哪里呀?这么漂亮。

    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竟然还有如此仙境的地方。”

    修冥苦笑了一番,然后这才说道:“其实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这里不属于任何地方,是……魔界入口封印和妖界出口封印的中间地带。

    因为这两处……魔界不会有人出来,妖界不会有妖来这里,这里没有什么人去的破坏。

    所以环境才会如此清幽的,只是你们要切记。

    一会儿一定要跟紧我了,不要随便的到处寻找,以防止你们不小心破坏这里的结界。”

    楚玉珩环视了一下四周围,眉头深锁,此时苏广茶的脸色似乎也不大好。

    青黛原本就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兔子,苏广茶也是生怕她会因为自己太过活泼闯了什么祸事,便强行将青黛变回了兔子。

    只见他揪着兔子耳朵,将他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怀里说道:“这里环境复杂,为了你的安全还是如此比较妥当。

    切莫生气过后这件事情解决了以后我必当郑重地予以道歉。”

    苏广茶十分诚恳的说完这些话以后,和竟然还不忘了摸了摸兔子毛。

    算是另一种安慰了,青黛十分烦躁的抖了抖自己的兔子耳朵。

    然后便闭上了眼睛,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当真是再也没有搭理过苏广茶了。

    沈漫见了此情此景,在旁边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苏广茶说道:“尚辰君果然是心细如尘。

    只是……如果,尚辰君自己不亲自把那层窗户纸戳破的话,以青黛这小丫头的脑袋,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道尚辰君对她是何等的用心良苦喽!”

    苏广茶颇为无奈的的看了一眼沈漫道:“沈姑娘也是心态较好了。

    现在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也可以开起玩笑来。

    现如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可并不是为了听沈姑娘你开玩笑的。”

    沈漫明显听出来苏广茶但说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明显带了许多的不悦的情绪。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但也算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见沈漫不语,苏广茶也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一旁的修冥则低声说道:“沈姑娘,穿过这个山谷,就能到我们那个山洞了。”

    沈漫微微点了点头,继而说道:“那你便带路就是。”

    修冥没有说什么,便继续低着头跟着走下去了。

    这个时候,一旁的楚玉珩忽然拉住了沈漫,低着头道:“小心一点。”

    沈漫点了点头,二人这才跟在苏广茶身后,由修冥带路,往那个山谷的深处去了。

    沈漫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景色,良久这才皱着眉头说道:“这里的灵气和戾气相互压制,如果一旦破坏了这里的平衡,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楚玉珩点着头说道:“魔界被封印在这里,如果一旦封印有所……”

    楚玉珩的话说到了这里,忽然就停顿了下来,良久这才听到楚玉珩忽然又继续凝眉道:“有阴谋?”

    显然,此时沈漫也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儿,连忙拉住了身前的苏广茶道:“不能再走下去了。

    这种地方不是我们该来的。”

    正这么说着,走在最前头的修冥转身,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天快要黑了,我们还是得快些走了,尽量要赶在天黑之前到那个洞口才行了。”

    说着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许是他走了几步,发现沈漫他们根本就没有跟上去。

    这才又停了下来,转身若有所思的盯着沈漫一行人,虽不说话,可是单从他的眼神里,沈漫便已经察觉出来修冥确实有问题了。

    这时候,苏广茶低低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白公子的怀疑反倒是正确的了,我们……上当了。”

    三人不语,皆面色浓重的看向前方的修冥,此时,修冥已经一改先前颓丧的模样。

    换上了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微微扯着唇,显然已经连伪装都懒得伪装了。

    沈漫凝眉看向修冥道:“带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倒也不必再藏着掖着了吧?”

    闻言,修冥起身说道:“自然,现在你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了。

    想出去恐怕也难了,所以接下来,你除了按照我说的方式去做事情的话,否则你们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里了。”

    听到修冥这么一说,她立刻就觉得这件事情完全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特地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恐怕也与这两族有什么关系。

    就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回复修冥的时候,在修冥的身后便走出来几个人。

    其中就有修葑等人,还有一个则是那个黑衣女子,在此处看到那个黑衣女子,沈漫虽觉得惊讶,但也可以断定此黑衣女子怕是并不是彼黑衣女子。

    只见那黑衣女子大老远便说道:“破开魔族封印,你们便可以安然离开了。

    别说你们不行,魔族封印就是你们仙界弄得,且……我不相信苏老先生没有告诉过你们这些事情。

    当然,你们若是不想离开的话,倒也不必勉强,留在这里也挺好的。”

    说完,那黑衣女子便对着一边的修葑低低的耳语了几句,便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沈漫等人的面前。

    沈漫愣了愣,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子消失了以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魔族……怕是当真有人偷偷出来了。

    这里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一旁的苏广茶和楚玉珩二人,面色也是十分的凝重。

    按道理来说,一般的结界倒也困不住他们两个,况且还有一个沈漫。

    只是无奈的是,现在他们身处的这个地方,实在是不好让他们轻举妄动。

    毕竟这里的灵力平衡是很微妙的,只是沈漫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她曾经怀疑过,那个黑衣女子是妖界的。

    可是现如今,那个黑衣女子却要求他们将魔界的封印破开。

    可是如果魔界的封印一但被破开的话,第一个遭殃的怕就是妖界了。

    所以……那个黑衣女子难不成当真并不是妖界的,而是魔界的?

    她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沈漫愣了一下,良久这才又说道:“无论如何绝对不可以破开魔界的封印。”

    正这么说着,远处的修冥却忽然说道:“我要是你们,便会照着做,毕竟……现如今,不破开结界你们根本出不去。

    你们几个一但被困住了,外头的事情,怕也就没几个人能阻止她了。”

    修冥话里的那个“她”,自然就是指的刚才出现的那个黑衣女子了。

    只见他下意识的问道:“那个女的到底是谁?他最终的目的到底是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