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一凡有条龙 > 第109章:修炼手册
    “我不想当兵了。”回过神来的甘一凡想把证件还给陈独,他觉得当这个兵太受约束了。

    陈独瞪眼,“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你把军队当成什么了?”

    “我没想当,是你非要我签字。”甘一凡郁闷道。

    “过程不重要。”陈独大手一挥,把证件拍在甘一凡胸口,“老老实实保管好,敢弄丢关你禁闭。”

    甘一凡气恼道:“你跟宁曦晨不愧是两口子,她骗我签合同,你骗我签入伍申请书。合同可以改,入伍申请书也可以销毁,总之我不当这个兵。”

    陈独阴测测道:“行啊,你不当兵也行,跟我走。”

    “去哪?”甘一凡警惕道。

    “你觉得呢?你既然不想当兵,那就按逃兵论,以两年义务兵标准判罚,从今天开始,军事监禁两年,两年之后你就自由了。”

    “你就是个大骗子,你们夫妻全是大骗子。”甘一凡咬牙切齿收起证件,气呼呼走了。

    “别忘了结账,我没带钱。”陈独老神在在跟出来,随手塞给甘一凡一本册子和一个瓷瓶,“好好学,回头宁组长要亲自考核你。”

    甘一凡很想揍他一顿,但估计被揍的人大概率是自己,想想算了。

    回到临安小区,院子外头倒是没人围观了,不过院子里边还有声音传出来。甘一凡心情不美丽,沉着脸进去。

    “我的好侄子,你可算露面了,我还以为你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躲着不见人。”

    才从院子走到门口,就听见大伯母尖酸刻薄的话,接着堂哥上来要揪他领口。

    心情更差了,他身高臂长,伸手就把堂哥拨到一边,看了圈房里人,“小姨,大伯呢?”

    “拜你所赐,他在忙着给人调货赔罪。”李香玉厉声道,“你眼里要是还有你大伯,就赶紧去给秦家赔礼道歉,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连累到你大伯,你要还有点良心,立刻马上去给秦家赔罪!”

    听着大伯母聒噪嚷嚷,甘一凡烦躁得很,跟大伯母几次接触,就没有一次给他留下好印象,要不是顾念大伯对他还有那么几分亲情,他会直接把人赶出去。

    “我是你哥,你特么敢对我动手!”李香玉声音刚落,甘宏图骂骂咧咧过来。

    甘一凡回过头去,照着那张骂骂咧咧的嘴就是一巴掌。

    就这一巴掌,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打懵了,谁也没想到甘一凡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巴掌摔过去。

    “你敢打你哥!”堂嫂赵婉晴回过神来,见到自家老公嘴角挂血,顿时疯了一样冲上来,“你个有人生没人养的……”

    “啪!”

    这一巴掌再打出去,全场皆惊,李香玉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难以置信看着甘一凡,“你……你怎么敢……”

    “我爸叫甘常评,我妈叫汪梅。”甘一凡走上前去,一手拎起一个丢到院子里,“你们没有把我当亲人,你们在我眼中也如陌生人无异,骂我兴许不跟你们计较,骂我父母不行。”

    回过头来对李香玉说:“大伯生意上的事解决了,你要没其他事带他们走人。另外转告大伯,这是最后一次,将来再有麻烦事你们自己解决。还有你的儿子甘宏图,让他以后看见我早早躲远一点,小姨把我当亲人,我把小姨当亲人,他还欠小姨一脚,下次遇见我会还给他。”

    常人眼中,甘一凡野蛮、桀骜难驯,但甘一凡自己不这么认为,他有他的行事准则,他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父母,这个概念其实甘一凡很模糊,他失去儿时记忆,脑子里完全没有父母印象,他对父母的印象只在于那两张黑白照片。

    但,骨子里的血脉与生俱来,对父母的孺慕之情同样不曾淡漠,反而会随着时间流逝,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人情世故而发酵浓郁。

    他的手机铃声很好的阐述这一点。

    因为在他第一次见到那两张黑白照片的时候,吴长安对他说过——天边相邻的两颗星星,就是他父母在看着他。

    充满童趣的一句话,在当时的甘一凡心中深信不疑,尽管后来知道这就是童话故事,他宁愿相信。

    因为失去,所以珍贵。

    或许,在这间屋子里,只有小姨能理解他。

    “吃了吗?”不速之客离开,客厅内格外安静,汪兰略带沙哑的声音就显得清亮。

    “吃了……”甘一凡放下背包,微微一笑,“还没吃饱。”

    “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们还要上班先走。”汪清泉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不愿接近甘一凡,边说边带着高琼绕着他走。走到门边回头对一直在二楼跃层的女儿说:“你不要去学校吗?”

    “下午才有课。”汪雅涵回道。

    “你下来一下,爸有点事跟你说。”

    一家三口出门去,汪兰连看也没看一眼,给甘一凡端来饭菜,又把徐明亮赶去上班,回来坐到甘一凡对面说:“毕竟是你兄嫂,再有不是也不该动手打他们。”

    “打轻了。”甘一凡边扒饭边说,“爷爷灵堂那次,我和大伯守灵,他上来揪我领口,大伯说他反而被李香玉骂了一通,我是看在大伯的情分上,那次才没有跟他计较,这次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甘一凡没说汪兰懂,叹了口气,眼圈红了,“可你大伯知道这事可怎么办啊?”

    “爷爷在世的时候,逢年过节都是一个人过的,大伯……”甘一凡摇摇头,“不说了,这家人以后不想再打交道,就这样吧。”

    汪兰心疼外甥,眼泪都掉下来了,“你就这么一个大伯……”

    “我还有小姨表妹,不孤单。”甘一凡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掏出证件递给汪兰,“我现在是一名军人。”

    汪兰颇有几分摸不着头脑,拿着证件左看右看,“这……这是怎么回事?”

    “过段时间再跟你详细说,现在小姨知道就好,不要告诉其他人。”

    对小姨的印象随着相处时间增多一直在改变,从最初提防敬而远之,甚至厌恶,到现在亲近、信任,偶尔在梦中,甘一凡会把小姨和黑白照片上的母亲重合。

    两人本来就是亲姐妹,在外貌上有许多相似之处,这其实也是甘一凡愿意亲近她的主要原因。

    吃完饭,甘一凡上楼,取出陈独给他的小册子。

    这是与火元素亲近的异能者修行功法,册子薄薄十几页纸,却都做过详细标注,如何使用明火绽炼双手,如何通过明火吸收火元素提升异能等级,还有配合药物修炼的具体方法,药物就在陈独给他的那个小瓷瓶装着。

    末页还有异能分级,甘一凡大略看了一遍,就把小册子扔进背包。

    相比离火术而言,这本小册子记录的修炼功法太过粗糙。离火术先凝内火后以内火为引,御火施为,练到高深处可焚毁万物。而小册子记录修炼功法却恰恰相反,由外而内,先绽炼双掌,待双掌不惧火焰焚烧,再来吸收明火蕴含火元素入体修炼。

    没有什么心法口诀,异能分级也简单,双掌不惧火焰入级,可吸纳火元素入体为二级,火焰外放为三级,之后的评级以火焰离体距离以及火焰颜色划分。

    正常火焰离体一尺为四级;

    火焰发赤离体二尺为五级;

    赤色火焰离体三尺以上,也就是一米以上为六级。

    然后没有了。

    如果按照这个等级划分,甘一凡处在第三级,堪堪火焰外放。不过他的火焰完全不同四到六级火焰颜色,他的火焰是紫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划分了。

    取出瓷瓶,倒出一粒红色小药丸,闻了闻,一股辛辣刺鼻的中药味,还带着股烟火气,他犹豫了一下,吞了。

    一股辛辣感沿喉而下,伴有一定热度,然后……没有了。

    他摸摸肚皮,又倒了几粒吞了,相同的感觉——吞到肚子里没感觉。

    他确定这些小药丸对他没用。

    瓷瓶也扔进背包,他却感到苦恼,陈独说过,宁北枳会亲自考核他,可他的火焰却是紫炎,尽管颜色较淡,但确确实实就是紫炎。

    这要是被宁北枳发现,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不过转念一想,他和黄凯动过手,黄凯知道他火焰颜色,而这么长时间过去,要真被人发现异常,早该有人来找他了,却没有。

    估计小册子上记载的火焰颜色属于普遍现象,也有特殊现象存在吧……

    甘一凡这么想,心里也放松下来。

    看看时间,甘一凡忽然觉得今天的时间过的特别慢,忙活了一上午,才刚过十一点,他都以为快到下午上课时间了。

    下午有一节大课,然后还有一场篮球赛。大课不是主要科目,上不上无所谓,篮球赛却必须去参加,要不然会觉得对不起王有为用心良苦。

    看书看到十二点多,小姨在楼下叫吃饭,甘一凡收拾背包出门,抬头就看见汪雅涵从书房出来。

    根本没留意她什么时候回来的,点点头自顾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