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九零年代艺术家 > 第252章 刘凯心里烦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事实上,跟爱自己的人结婚,和自己爱的人结婚,在遇到“柴米油盐”这些琐碎的生活小事时,遭遇到的情况截然不同。

    这,也正是一段婚姻能维系多久的原因之一。

    孙云刚都能看明白的,因家庭环境而养出“高情商”的刘凯,又怎会想不到?

    只是,这些年,即使没有刻意,但,周围所有女生中,钱玫依然是他最为关心看重的。当然,他是将钱玫当成妹妹来看待的,也是基于这一点,才会校内校外地护着钱玫……

    “胖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刘凯双手捂脸,声音哽咽又无力。显然,此刻的他,正处于人生最迷茫不安,完全看不清前路,更不辩未来的阶段。

    “出国吧!”

    孙云刚沉默片刻后,毫不犹豫地将“提前高考”这个选择划掉。

    刘凯的成绩一向拔尖,在入学测试中,以05分的差距而委屈地排在了第二名。但,在上次的月考中,以超出第二名3分的成绩,排在了第一名。

    这样的成绩,别说南山中学,就是本市,甚至全省都能排得上号。即使提前参加高考,凭借刘凯那让人敬仰膜拜的学习能力,也能分分钟就碾压毕业班的学神学霸,以市状元甚至省状元的身份,成为清北这样名校中的一员。

    但,这是以前。

    现在嘛?

    别说他们这些兄弟,就连刘凯本人都不敢肯定下次月考中,他能否依然保持自己第一名的成绩,再不然,跌到第二名也行,而不是一下子就坠落到十几二十名之后!

    真以为,学神就没自尊心的?

    错了。

    严格说来,学神有着超越普通人数倍的自尊心和傲骨。

    尤其,如刘凯这样顺风顺水几十年,一直是“别人家孩子”的学神,一旦成绩滑坡,别说父母家人邻居们,就连自己那一关都过不了,否则,就不会有“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一遇挫折,就立刻倒下”这些说法了。

    “让我想想……”

    刘凯抹了一把脸,孙云刚心里那些没说出来的担忧,他都明白。甚至,因为家世身份,而见识过世间很多奇葩事件的他,只会比孙云刚想得更多更远。

    比如说,万一,钱玫在家人的撺掇下,跑到他的父母家人面前,以他的女朋友甚至未婚妻的身份自居。

    比如说,钱玫在屡屡纠缠无果后,因为林初夏等优秀女生的缘故,而在频繁出手对付林初夏无果后,生出“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找准机会来一场“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来……

    人心之恶,永远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将自己护了十多年的妹妹钱玫想得这么坏。

    但,人心善变。他不敢拿自己的未来去赌这样一个无尽飘渺的可能。毕竟,家里就只有他这么一颗独苗,一旦他出了什么事,那么,父母爷奶又该怎么办?

    ……

    与此同时,林初夏也被张莎扯着衣袖追问:“初夏,你就告诉我嘛……”

    “也没什么,就是恭喜我前段时间送上去的书法和绘画作品入选了,将被送往省里参展。”

    林初夏无奈地抚额,其实,原本,她就没有隐瞒的打算。只不过,当时,周围都是熟悉或陌生的同学,更有钱玫和于丽玲两人在不远处竖高了耳朵,并用羡慕嫉恨的目光瞅她,她哪敢透露出一星半点的东西啊!

    “哇塞!初夏,你好棒!我就知道,你是顶厉害的……”

    张莎惊呼一声,只当林初夏是从戴老师那儿提前得到了消息。而,刘凯嘛?自己就是书法协会会员,刘妈妈又是一名画家,想要知道些内幕消息,也是很容易的。

    因此,她并没有特意追问林初夏的消息来源,更没诧异于林初夏和刘凯两人那番简短言语交谈中流露出来的默契,只是一个劲地欢呼雀跃,整一幅比自己得了名次后还要兴奋和激动的“迷妹”模样。

    于丽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推门进来的。

    “小玲,我跟你说……”

    听到动静的张莎,似天边最美丽的云朵,又似最飘浮不定的风,窜到了于丽玲面前。不由分说地抓住于丽玲的胳膊,就“劈里啪啦”地吹捧起林初夏来。

    那样激昂振奋的情绪,热切的话语,完美的吹捧,别说于丽玲这个原本就看林初夏不顺眼的,就连当事人林初夏都忍不住抚额。

    也……太夸张了!

    于丽玲屡次张嘴,想出声打断张莎滔滔不绝的吹捧夸赞的话语。奈何,面对热情洋溢的张莎,除非她愿意崩了自己维持多年的温柔人设,否则,还真只能噙着一抹浅笑,静静地聆听张莎那些“拍马”的话。

    当然,这期间,于丽玲不止一次抬头看向坐在书桌前,埋头刷试卷的林初夏:好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作派!

    “铃……”

    当晚自习铃声响起的时候,于丽玲长舒了口气,第一次感激起南山中学这不人道的规定来。

    ——晚上6:40分打预备铃,接着,所有的学生,除了在教室里的,其它在操场,宿舍的,都必需立刻回到教室,准备观看七点整开始的新闻联播。

    这条规定,适用于所有的学生,不分高一,高二或毕业班。

    林初夏收好试卷和钢笔,起身,将装满温水的水杯塞到张莎手里,在张莎“咕嘟咕嘟”灌掉大半杯,一脸满嘴地拿出帕子抹嘴后,才伸出胳膊,由着张莎挽上,然后,偏头看向于丽玲,笑着说:“走吧。”

    然而,在林初夏看来,只是展示自己“友好”一面的笑容,落到被迫魔音灌耳近半小时,期间,曾无数次希望她能出声拯救自己一回的于丽玲眼里,却流露出满满的嘲讽和讥诮。

    呵!这叫什么?下马威?还是“杀鸡给猴看”“敲山震虎”的那种?

    于丽玲掐按着手心,借着这股疼痛,将满腹翻腾的愤懑和嫉恨等情绪压下去,扯了扯嘴角,再次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后,才跟在林初夏和张莎两人身后离开了宿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