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拉马克游戏 > 1006 第二十章 世界间的追猎(第二十二节)
    奥德尔此话一出,在场玛塔尔神国的诸位闻言便皆是一惊,纷纷打量起身边的同伴来。

    很快,【无法之地】的四人脸色就难看起来。其中一个头顶上插着一根小动物胫骨的男人马上手按纹身开始呼叫起来。

    “不用了,”团长雪山摆摆手,挑眉对奥德尔问道:“图腾没在,应该已经遭遇毒手了。可她们为什么要不惜代价对图腾下手?

    图腾的实力并不强,能对她们构成威胁的恐怕就只有通灵者对世界的感知与沟通了。但无论他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优势,恐怕也不会强过现在这样把她们包围起来一锅端了吧?”

    图腾没有出现在这里,下场已经很明显了。曲芸她们出现在【雷厉风行】这边并不是因为两边都是五人运气不好选错了边,事实上她已经用自己的办法确定了两个五人团各自的身份。

    而在知晓目标的前提下,她以自己和龙女姐姐她们全部人作为诱饵,便是为了确保那在传送的一瞬能击杀图腾的把握。

    她派了康斯妮和尹熙颐去,几乎足以应付一切情况了。尹熙颐甚至一直紧紧跟在图腾的身后,在【无法之地】诸多团员的眼皮子底下走了许久,就等着他们集体传送的那个瞬间。

    于是一直躲在魔法阵后笑而不语默默听着的曲芸此时伸出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摇了摇:“图腾的价值恰恰就能给现在的局面带来最大的变数。

    不过并非在你们最好的局面上锦上添花,而是在现在这个对你们而言‘最糟糕的’局面上救你们一命。

    通灵者可以感知到世界的真相,所以自然也就能够察觉这个闭合世界中唯一‘开放’的节点,正位于我们所站的这个狭小的范围内。”

    将云九两队人包夹起来的玛塔尔帝国众人闻言皆是面面相觑。什么“闭合”,什么“开放”?饶是以活了七百年的奥德尔丰富的游戏经验,冷不丁听到这么无厘头的术语也同样一脸懵逼。

    正当此时,似乎不想让曲芸过多解释一般,康斯妮恰到好处地咳了一声。然而这咳嗽却不是简单的暗示,而是越咳越猛,根本就停不下来。

    云裳仙府的同伴们皆是面色古怪的看着她,只见康斯妮咳到最后更是大口大口吐了一地鲜血,其间还夹杂着各种肺部组织的碎片,直接没了呼吸。

    “呵,想要袭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刚刚因为被偷袭险些遭难的瓦西里这会儿却露出了得意的嘴脸,不慌不忙又点起一根雪茄道:“这是一种急性病毒,嗯,从我自己身体中培养出来的。

    虽然有着空气中存活时间极端的弊端,但很致命,十分致命。发病时间和病毒存货周期同样的短暂,立竿见影。

    除非少数针对性进化过内脏的异类,任何感染者的整个呼吸器官系统会在感染后变得分崩离析脆弱不堪,最后因为必须的呼吸活动承受的力道而自行分崩离析。就像现在这……”

    原来如此,难怪连自己人都要心惊胆战地闪躲瓦西里飞溅的吐沫。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行走的人形病毒库啊!即便自己的能力自己可以收放自如,但也难以避免知情者产生生理上的嫌弃。

    然而瓦西里得意洋洋的话还没说完便皱起了眉头。已然没了气息的康斯妮始终捂着胸口低头站着,愣是没有倒下。

    接着,她金发碧眼洋娃娃般的面孔缓缓抬起,满是鲜血的嘴巴上勾起一丝戏谑的微笑。

    曲芸便是抓住这个敌人震惊的机会继续解释起来:“对于一位血族公爵而言,体内所有的人类器官以及生理活动都不过是摆设,而像人类一样的生理行为也到多只是习惯而已。

    嗯,用学名讲,就是拟态。缺一两片肺叶又如何?我家小妮子根本就不需要那种东西啊!”

    说罢,满地的鲜血像是有生命一般倒流回康斯妮华丽的洋装下面,在众人不可见的位置以难以名状的方式重新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瓦西里恶狠狠地咬碎了嘴里刚点上的雪茄,这特么云裳仙府的小仙子们看着可可爱爱的,怎么一个个骨子里全都是怪物啊……

    “她为什么要对我们解释这些?”众人还在震惊,唯有【无法之地】中那个听力经过特殊变异的绿发莫西干头敏锐地察觉到了曲芸言行中的异常。

    大家都是老玩家,少说十几年的游龄各种各样的盟友对手自然见过不少。但凡策士,十之有九都是把一肚子坏水烂在心里的。知道的人越少,阴谋诡计越容易成功,更何况还是把自己的作战意图透露给敌人?

    你看自家的统帅多有城府,在他们五支团队从选人到游戏场景再到应对策略都做了各种布置安排,却连他们这些当事人都是后知后觉直到事情发生了才意识到这是统帅预先布下的手段。像这样才有个策士该有的样子。

    再看看眼前这个被统帅视为大敌对手的音乐家,简直像个话痨似的不厌其烦地将自己的谋划,同伴的特点,林林总总无数本该藏着掖着的东西掰开揉碎讲给他们听……

    “她在试图拖延时间!”突然大声呵斥的是法。身为一名睿智的奥术法师,他被绿毛的一句话点醒,立刻意识到了曲芸古怪行径背后的意图:

    “这个临时刻画的法阵虽然我无法破解,但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全力攻击它最多不过能支撑上几分钟而已。

    她那么自信留在那里,还始终用对我们极有吸引力的情报来拖延我们进攻的时间,一定就是在等待她说的那个‘唯一开放的节点’!”

    玛塔尔神国的众人闻言皆是恍然。也不用瓦西里下令,便各自开始对着隔绝曲芸等人的法阵就是一顿狂轰滥炸。而法阵中的曲芸却是没有丝毫没有阴谋被识破的惊慌,只负手而立挂着那丝招牌的邪诡笑容道:

    “晚了。就算没有了通灵者对世界的渗透,你们中难道就没个有脑子的思考一下游戏规则吗?

    ‘在沉没之前’消灭所有的敌人,这艘好端端的船,为什么就会沉没呢?”

    轰!!!

    话音未落,便是一阵世界末日般的巨响和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