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止道为仙 > 第425章 猎户和猎物
    庞枭自然猜到了。

    而且正是因为猜到了,所以他整个人的脸色才会变得更猪肝一样酱紫。

    “他原来,一早就看穿了我的计划。”

    庞枭在冥殿多年,除了畏惧上面坐着的三位和那个几乎不露面的殿主外,在冥殿可以说不惧怕任何人,哪怕是十八王。

    然而今天,这一刻,他却突然对眼前这个被他儿子欺压多年的青年,产生了一丝畏惧。

    原来,不管是让冥子府邸爆炸也好,还是在罗松背后写字也罢,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柳寻香为了引起整个冥殿和阳判的注意所用的手段罢了。

    他的真正目的,其实是要借阳判的手,杀了庞氏父子!

    化灵丹是庞枭给的,所以庞枭不可能不清楚化灵丹的作用。

    他这么做,目的其实也是想借阳判的手除掉柳寻香,然后借机削弱阳判,最后取而代之,成为这落圣星冥殿分殿的下一任阳判!

    只可惜,这一副好算盘,都毁在了柳寻香手中。

    “我看的出鬼婆和阴阳判官都想坐殿主,那我怎么会猜不到,你庞枭想没想过要做阴阳判官呢,这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只你可还满意。”

    柳寻香低着头,心中冷笑。

    他早就看出了庞枭的野心和想杀他的决心,就在他与庞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执法堂的地牢中。

    所以当他看出庞枭想借刀杀人后,便也想了个同样的法子还给他。

    刀,还是阳判这把刀,只不过是持刀人和待宰的羔羊换了位置。

    阳判的黑影几乎将半个祠堂都遮住,显然,这种被人暗算的事让他愤怒的有些失去理智。

    鬼婆浑浊的老眼中依旧和蔼,笑眯眯的看着发怒的阳判,咳嗽两声,道:“阳判,这里是祠堂,你放心,要是你没做过的事,那在场的长老们也都是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什么叫还我清白,我本来就是清白的!

    阳判的黑影颤抖,被鬼婆这么一劝,火气不仅没消,反而更重了几分。

    他不仅是清白的,还是无辜的,只是鬼婆的这话,却无形将陷害一事的原因归结到他的身上,让他反而被动。

    阴判也适时宜的出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阳判,你太浮躁了。”

    柳寻香再旁听得这话,稍稍抬头打量了下阳判倒映在墙上的黑影,只见那黑影歪歪扭扭,又急忙低下头。

    这一幕也不知是不是被阳判看到了,总之,他是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几个字。

    “告诉我,是谁给的!”

    蕴象境的威压被他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在这一刻,除了场中仅有的鬼婆和阴判不受影响外,其余人,包括柳寻香,都被这气势压的气血翻涌,嘴角溢出血丝。

    “这个疯子!”柳寻香擦了擦嘴角的血,心中骂道。

    阳判的脾气其实算不得多暴躁,也不是那么易怒的人,只是今日这事情,实在是让他有些克制不住。

    堂堂阳判,差那么一点就被人当刀使了,自己还全然不知,最后竟然还是因为一个晚辈弟子当着整个冥殿的高层和外面数万弟子的面才拆穿。

    就算后面自己能自证清白,这判官的脸面,却也是被丢尽了。

    这让他如何不震怒!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又成了他面前这个一巴掌就能拍成渣滓的,令他厌烦的如蚊子般的小东西手中的利刃。

    否则说不得他今日就要当场喋血。

    场中众人从没见过他震怒的样子,此刻他这么一弄,虽然震伤了不少人,却也无人敢说话,甚至一个个的还都自觉地将呼吸声都尽量放小了不少。

    其中最明显的,就要属庞枭了。

    要是以前,他或许还有把握说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根本不会畏惧,可如今,在对上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接近两倍的青年时,他却发现,自己早已失去了那种老谋深算的底气。

    他怕了。

    柳寻香的手段,让他怕了!

    “阴灵明,我问你,是谁给罗松化灵丹的?”阳判的音量比刚才的要低了几分,但这当中的冷意,却是比刚才要浓了不少。

    柳寻香目光晦涩,低着头,缓缓说道:“一查便知。”

    他当然知道是谁,只是他不想说,或者说,他不想这么快就让庞氏父子丧命。

    因为他要的,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让这对父子在恐惧和煎熬中,死在阳判手中。

    这,是他们庞氏父子多年来,欠阴灵明的。

    那个真正的,没有得到过冥子该有的待遇却替冥殿背负了罪孽的,阴灵明。

    “我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份,自然是要还你些东西,这庞氏父子的命,就当做借用身份的报酬吧。”柳寻香心中暗道。

    阳判深深的吐了口气,问道:“丹房长老何在?”

    那被点名的丹房长老面色一苦,带着极度不情愿却又不敢忤逆的神情恭身走了出来。

    “冥殿丹药尽出丹房,我要你半个时辰内,查出宗门上下,都有谁领过或者买过化灵丹。”

    丹房长老欲哭无泪,化灵丹又不是什么珍贵丹药,购买哪有要求,而且这化灵丹也未必是出自冥殿的,说不定是人弟子自己在外面买的也不一定啊。

    只不过他的地位不如阳判,所以这些话他也就只能自己想想,手中还是老老实实拿出记录簿开始翻找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只不过祠堂外的弟子依旧各个精神烁烁的盯着面前的水幕。

    其中还有不少带着凳子,吃着瓜子。

    “我的天,这也太胆大了,连判官都敢算计,诶,你们猜猜,会是谁啊?”

    “我估计是十八王当中的吧。”

    “那我赌阴判。”

    “说到赌,不如咱们开个局如何,压呗。”

    祠堂外顿时一片火热。

    丹房长老翻一会玉简,就拿袖子擦擦额头的汗,这种被一群换胎境和蕴象境大能盯着处理公务的时间简直难熬。

    过了约莫两炷香左右的时间,他终于将面前的六万三千二百七十一块玉简全部查看完毕,阳判见他看完了,淡淡道:“查出来否?”

    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气可算是消了一些。

    当然,谁都不怀疑,一旦查出这个人,阳判还是会将他挫骨扬灰。

    柳寻香则在丹房长老出来后,就默默站在一旁,似乎场中的事已经与他无关。

    唯一要说煎熬的,就只有庞枭。

    他此刻双眼赤红,整个人似乎已经濒临崩溃。

    自己承认还是抱着最后那一丝微不可查的侥幸,期待能有奇迹出现的念头在他脑海不断挣扎斗争。

    这种折磨,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丹房长老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讪讪道:“回阳判,自丹房开炉截至目前,丹房总共炼制化灵丹七百万枚,售出六万三千一百一十二枚。

    其中长老们分得一万六千八百枚,十八王分得一万九千四百三十七枚,二位判官分得一万二千枚,各弟子外购的数量尚且不知”

    阳判的黑影在听的他报数,顿时一滞。

    不是吃惊拿到丹药的人数,而是在这两炷香的时间里,丹房长老愣是连个屁都没给自己查出来。

    “噗嗤。”饶是一向冷漠,不苟言笑的阴判都没忍住,发出一声如银铃般脆耳的笑声。

    阳判整个人藏在黑影中,看不清面容,但想来这一刻也是面色铁青,眼皮暴跳。

    “废物!”阳判再度怒吼道。

    丹房长老讪讪,不敢言语。

    鬼婆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问道:“灵明,那你这边可有什么线索?”

    柳寻香见又找自己,略一犹豫,上前翻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碗粥,道:“药在粥里。”

    “”

    阳判的黑影暴动,似乎有些克制不住想要上前杀人。

    “娘蛋,你有药粥你不早拿出来!”

    柳寻香也不在意,反正这阳判早就想弄死自己,得罪也早得罪干净了,不差这么一次。

    丹房长老苦笑两声,上前结过药粥,阳判敢冲这冥子发脾气,他一个蜕灵境的丹房长老可不敢。

    不过他接过药粥后,想了想,他还是说道:“回阳判,这药粥在,的确可以查验出丹药的品质和炼制手法。

    但这也仅仅是能确定这颗要加害冥子和您的丹药是不是出自丹房之手,具体是谁的,却是没法查清。”

    庞枭闻言,心中松了口气。

    其实就算是查,也查不到他头上,因为,这颗丹药的第一任主人,只是冥殿的一名普通内门弟子罢了。

    阳判似乎也倦了,道:“查,哪怕只有蛛丝马迹,也给我查。”

    “是。”

    柳寻香再次退到一边,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庞枭。

    庞枭应当是有自信这丹药上查不出什么,整个人已经从最初的紧张害怕缓了过来,柳寻香在看他是,他也一直在盯着柳寻香。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但也仅仅是一接触,就立刻挪开,并未仇视。

    “庞枭,你可千万不要沉不住气,重礼还在后面呢。”

    “阴灵明,这次老夫若是能逃出生天,定要将你成人彘!!!”

    二人心中同时说道。

    丹房长老用了些神通和法器,将粥中的丹药也验查完毕。

    “禀鬼婆,二判官,这丹药的确是出自丹房之手,只是究竟是谁的,老夫就真的不知了。”

    阳判似乎也早就有了心里打算,叹了口气道:“退下吧。”

    丹房长老如获大赦,急忙回到席位。

    场中寂静,良久,阴判道:“那看样子,这幕后之人,是查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