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艾莉私梦游记 > 第九章 是梦是真?
    从梦中惊醒后,我依然在浑身发抖,但仍咬牙坚持着向同事们讲述着方才的恐怖经历。

    罗依再次端来一杯热水,轻轻地递给我。

    我挥挥手表示拒绝,但又马上抓起来一饮而尽。

    “杨森,严格从学术上来说,这不算是私梦的第二层,因为这一层你并不是从第一层进去的,而是直接从现实中进去的。”韩宏伟分析道。

    “但那的确是第二层梦境。”罗依接着分析:“因为他的代入感明显比上一层更加深刻了,这完全符合之前的研究和苏里森的猜想假说。”

    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杨森,我认为你真的不能再尝试了,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罗依关切的看着我。

    其实如果这个时候放弃对艾莉的唤醒,直接向社会公布这次的研究成果的话,或许会有更多的投资进来,也足以填补王东胜给我们挖的这个6000万的大坑。

    但是如果放弃的话,下一步宣布成果后,更多的人会杀进这个领域。

    那么,对私梦领域真正可以产生收益、值得外部投资的研究,可能将全部投资到别的研究人员那里了。

    无论如何,还是应该继续下去。

    不仅是为了现实利益考量,更要为我自己探索这个领域的理想。

    “徐泽文,你说说看,第二层梦境里,艾莉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我转过头问向一旁一言不发的徐泽文,这小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可一旦认真思考起来,就完全安静了。

    “不确定。”徐泽文说:“这一潜意识有很多种解读,或许是她现实中真实发生的杀人记忆的回放,也或许是她学生时代受过的欺辱在潜意识里的复仇心态,甚至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她看过某些类似新闻或影视作品后潜意识中自我投入的一种幻想。”

    “泽文说得对,这并不能确定什么。”罗依说:“况且我们只是研究,对在梦境中发生的案件,难道还要报警不成?这件事只是一个噩梦而已,我们不仅不能报警,甚至还因为客户隐私,不能对外面的任何人讲述。”

    “但无论如何,杨森,无论如何,这个女性的潜意识并不是什么光明的。”徐泽文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你一定要小心。”

    “对了,我在梦境里又遇到了那个冯阳”

    三个人一言不发地看着我,我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说太多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或许他们真的会阻止我

    “不过没事,我一醒来就想起来这个人的是怎么回事了。”我赶忙继续补充。

    门外响起了很轻的敲门声。

    罗依打开门,一个文静的女孩走了进来。

    是艾莉的好友兼助理吴琳答。

    “杨大夫,我是来道歉的。”吴琳答有些腼腆地说,和刚才义正言辞为朋友争取权益的样子判若两人。

    “不,是我们应该道歉。”我说:“为了弄清梦与现实的投映关系,我们确实太过于注重自己的科研成果,却忽略了对患者隐私的保护。多亏你的批评,才让我们幡然醒悟。”

    吴琳答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微笑着说:“不不不,我虽然站在保护朋友和雇主隐私的角度上,出发点没有错,但是我的措辞是有问题的。你们为了艾莉的康复做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我们都是能看到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说那么伤人的话,实在是对不起。”

    我顿了顿,仔细回想了一遍她之前的话。

    该死,因为在梦里度过了2天的时间,还睡了一晚。结果,现在的记忆仿佛真的过去了2天一样,已经基本记不得当时她说过的话了。

    这梦里的时间流逝,在醒来后居然也如此真实。

    “杨大夫,希望您能原谅我的过激行为。也拜托您不要在意,继续坚持,尽早的把艾莉唤醒过来。”吴琳答说罢,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连忙扶起,受之有愧。

    手指触碰到她胳膊的一瞬间,看到她抬起头朝我嫣然一笑:“谢谢杨大夫~”

    送走了吴琳答,罗依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怎么,心也跟着出去了?”

    “哪有哪有,我们这整个组里所有的三位男士,心都在我们的单身美女大夫这里~”我打着哈哈,开了个玩笑。

    “打情骂俏的话可不敢乱讲,一个个有家有室的,你们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回头可让我莫名其妙的背了锅。”罗依不屑地转过头去。

    “也就老韩有家有室,我俩都没结婚呢,你要不二选一挑一个?”徐泽文立马开始凑热闹。

    “哼~”罗依头也不回地进到实验室去了。

    我再次查看了一下三次进入私梦的时间:

    第一次在入口处,现实中大约是10分钟;

    第二次进入第一层私梦,现实中大约耗时5分钟;

    第三次进入第二层私梦,现实中耗时大约也是5分钟。

    现实中的5分钟,在第二层私梦里我已经度过了2天的时间。

    我突然开始幻想,假如私梦的层级无穷无尽,那么是不是理论上在私梦里就会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呢?

    如果潜意识是非常美好的世界,那么人在私梦里生活一生,将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又或许庄生晓梦迷蝴蝶,我们其实本来就是在私梦中呢?

    直到我再次躺下的时候,心里依然还在思考着这些问题。

    “各项指标正常,可以开始了。”罗依在我身边说:“杨森,你准备好了吗?”

    “嗯,我准备好了。”我转过头,看着罗依的眼睛,从那里流露出的关切让我很是放松。

    但我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罗依,她不是和冯阳正在谈恋爱吗?

    冯阳,我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你究竟是真是假

    “我们开始,预备~!3~2~1~”

    罗依的声音在耳边柔声的数着数字,伴随着最后的那一声1,我慢慢地进入了新的梦乡。

    睁开双眼,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屋子的布局很是温馨。

    窗外,早晨的阳光洒进屋内,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我慢慢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这次的腿有些短。

    起身,抓起桌边的小镜子,一张稚气未脱的小男孩脸

    哎呦~这次我是个未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