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 三十一章我骑竹马来(29)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了整个将军府我只能舍弃你这个不中用的女儿,如今我整个将军府受人诟病,举步维艰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他觉得这个嫡女疯了,太子如日中天,如今老皇帝又没有废太子的意愿。

    六皇子已经暴露出夺嫡的野心,就算是老皇帝顾念骨肉亲情,太子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六皇子如今已经自身难保了。

    其实一直也包藏祸心的镇北将军到死都想不通,国公府与世无争,名声极好,他的女儿为啥偏偏要和那样的世家作对。

    当初就应该射墙上算了。

    “至于六皇子他闭门不出,更别提为你劳心奔波,我想你早就已经是弃子了。”镇北将军如实相告道。

    当初看李晴和六皇子交好,他们才礼遇六皇子,如今他也要想办法为李家寻条出路。

    其实他也心知肚明,出路是没有出路了。

    能有条生路就不错了。

    “父亲如果你舍弃我你会后悔的。”李晴咬牙切齿的说道。

    镇北将军摇摇头,都这个时候了,还冥顽不灵。

    大势已去,他只想寻个生路为李家留个后而已。

    其他的不能想也不敢想。

    但是镇北将军肯定没有想到他最后给杯酒释兵权竟是因为他的女儿挖出他桩桩件件不可告人的勾当。

    好在老皇帝念他年事已高批准他告老还乡了。

    张瑞盯着牢房里面色枯槁的李晴,他每天都来和李晴对视。

    但是李晴就是咬紧牙关。

    “如果你说出你把周落关在哪里,我可以想办法放你出去。”张瑞说道。

    李晴沉默不语。

    放她出去,她还能卷土重来吗?

    她本可以母仪天下,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镇北将军府的人个个双手沾满鲜血,勾心斗角最后皇上不是也没处决了,不过是打发告老还乡而已。”

    李晴觉得她只要是活着就还有希望。

    张瑞冷哼道:“昨天镇北将军府一干人马路过凤凰山的时候,满车的金银财宝引来山匪的杀身之祸,那些穷凶极恶之徒连未满月的周家之后都没放过。”

    李晴立刻双眼无神的跌坐在地上。

    穷凶极恶的山匪?

    哈哈哈哈哈、、、、李晴放声的大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心悦六皇子,如果你说出周落的下落我可以让你和六皇子双宿双飞,我给你们秘密送出荣耀国,让你们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你求我啊。”李晴抬起空洞的眼神挑衅的说道。

    上一世因为他,李晴不得善终,李家惨遭灭门。如今李家还是重蹈覆辙。

    不过她对李家的人本来就没有感情,他们死不死和她没有关系。

    谁要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她要的是人上人的生活。

    想不到这一世她费尽心机,步步为营,还是阴差阳错到这一地步,是张瑞让她一败涂地。

    明明这一世她离成功仅仅是一步之遥,她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我求你。”张瑞毫无贞操的跪了下去,而且还恭恭敬敬的磕着头,边上周阳颤抖着嘴唇终究没有说话。

    这个妹夫他认定了。

    “你用刀捅自己啊,一刀一刀,我要刀刀见血。什么时候我满意了,心情好了,什么时候我就说。”李晴面不改色的说着。

    张瑞毫不迟疑的拿起身上的短刀。

    周阳一把握住张瑞的手:“她肯定是妖言惑众,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这样下去,落落没找到,你先倒下了。”

    张瑞的眼角溢满了泪水:“牢里的酷刑都没能让她开口,她是真的恨透了我们,如果我的命能换落落的,我心甘情愿。”

    说着张瑞白刀子进去,红刀子拉了出来,如同当年大佬剥杀兔子一样。

    干净利落。

    地上淌着一道道的血迹。

    闻讯赶来的太子仓皇失措的跑进里,用手无足额张瑞身上的伤口,扶住张瑞:“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们还可以再想其他办法。”

    张瑞甩开了太子的手,拿着断刀继续扎向自己。

    “六皇子已经给我控制起来了,如果你说出周落的下路,我让你们见一面。”

    说着太子把六皇子和李晴的定情信物丢在李晴的脚步。

    “甚至可以求父皇放饶你们一命。”太子心疼的看着张瑞加大了筹码。

    李晴弯腰捡起地上雕龙刻凤的玉佩,他想问一下邵致远,上一世为什么会为了周落遣散后宫,灭了她母族。

    那是一个让人多么心动的男子。

    她想问问这一世,她为他步步为谋,处处以他为重,为什么紧要关头他却避而不见,明哲保身。

    她到底哪里不如周落。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我答应你,告诉你们她关押的地方。”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

    她关进来第九天了。

    那人已经九天没人管了,没有她的周密布局,没有人会去给那人送吃送喝的。

    人在缺水少吃的情况下只能坚持七天。

    这也是她忍着酷刑,咬死不松口的动力。

    周落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碎神号心疼的看着周落发白干涸的嘴角。

    她已经呼出来的气都比进去的气多了。

    不争气的狗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狗子,看到我地上写的字了吗?”周落指着地上歪歪扭扭的字。

    谁说她不认识字,她明明认识的。

    而且会写的。

    虽然写的不如张瑞好看,但是勉强能认出来啊,碎神号快夸夸我啊。

    这个世界只有你说我很重要。

    【看到了,看到了,我们小落落是认识字的,还会写字的。】碎神号上蹿下跳的说着。

    它不能给她开太多的金手指,一旦给天道发现了,它的战神爸爸和落落都会形神俱灭。

    她是天罚之女。

    虽然它不知道谁会给她下天罚,但能下天罚的人都不是它目前能染指的。

    碎神号只能嘤嘤的哭着。

    “告诉你爸爸,千万别黑化了,要好好辅助明君啊,别黑化了。”大佬孜孜不倦的叮嘱着。

    老娘都饿死了,你特么还黑化了,老娘从黄泉路上都能爬回来。

    周落慢慢的闭上眼睛:真的不想走。

    真的不想走。

    红姐对我好。

    周家人对我好。

    我很贪恋。

    很贪恋。

    大佬慢慢的伸长手,但很快就无力的垂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