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九百九十七章 万家灯火落舟上
    “哗啦……”

    “咚……”

    落水的粽子溅起了些水花,波荡起些涟漪,扰乱了挨着岸边河面上倒映着的簇簇烛火,又再渐安静,粽子沉入了水底。

    落在了龙舟上的粽子,砸在船板上,响起声稍显沉闷的声响,滚落了半圈。粽子在中年男人身前停了下来。

    岸边,近水平台上,

    将手里粽子抛出,有个粽子落到了龙舟上,似乎是才看到靠近着岸边不远,水面上停着的龙舟,

    放下些手,佝偻着些腰,老人抬起头,眯了眯有些浑浊的眼睛,朝着水面上停着的龙舟再望了望,

    龙舟载着廉歌和中年男人两人,静静停在水面上,往下游去的河水从龙舟两侧过,响着些潺潺河流声。

    只是随着波荡着的河水,龙舟微微晃动着。

    老人站在岸边,停着动作,望着河面上的龙舟,

    远处,夜幕中的烟火还不停绽放着,

    龙舟上,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些笑容,望着夜幕中的烟火,还有些出神,再低下些头,望向了那龙舟上的粽子。

    看了眼,廉歌从龙舟起身,

    往前挪了几步,将那落在龙舟船板上的粽子捡了起来,

    “老人家,不知道能不能将这粽子舍给我们?”

    拿着那粽子,廉歌转过些身,站在龙舟上,对着岸边的老人微微笑着,出声说了句。

    目光有些浑浊,站在岸边近水平台上,望着水面上龙舟上的老人,听着廉歌的话,脸上再浮现出些笑容,

    “本来就是要扔到河里的,既然落到你们船上了,那就给你们吃吧,”

    挪了挪脚,老人又再顿住动作,笑呵呵出声说着,

    紧接着,又再停顿了下,再说了句,

    “这粽子是已经煮熟了的,能直接就吃。就是这会儿,可能有些凉了。”

    笑呵呵着,老人出声说着。

    “谢谢了,老人家。”

    廉歌微微笑着,再道了声谢。

    “不谢,不谢,就是个粽子。”

    老人笑着摆了摆手,再转过了身,

    捡起了地上已经空了的袋子,捏着,

    再挪着脚,从旁边的台阶上走上了岸,往着远处渐远。

    ……

    看着那老人走远,廉歌再转过了些视线,看向了这中年男人,

    “先生尝尝吧。”

    廉歌一抬手,将手里这粽子递给了中年男人,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已经冷了的粽子,紧跟着,再升腾弥漫出些热气,糯米混杂着粽叶的香气,

    望着远处夜幕中,绽放着烟火有些出神的中年男人,再缓缓低下了头,

    远处夜幕中,绽放着的烟火已经停了下来,只剩下些地上人家灯火,倒映着夜空。

    望着这粽子包着,捆着些线的糯米粽子,中年男人目光有些恍惚,

    “谢谢……”

    再缓缓抬起了手,中年男人接过了廉歌递过去的粽子,

    将粽子拿在了手里,粽子上升腾着的些雾气,弥漫到中年男人眼前,中年男人停顿了下动作,

    再低下着些头,拿着粽子,伸着手,有些仔细的将捆着粽子的线先解了开,再将裹在粽子的粽叶,

    一点点拨开了些,露出了粽子,

    望着这粽子,中年男人再顿了下动作,

    再低下些身,张开些嘴,抬起手,将拨开了些的粽子递到了嘴边,

    咬了口,粽子里在升腾出更多些热气,

    中年男人手托着这咬了口的粽子,没出声说话,

    只是有些沉默着,咀嚼着嘴里的粽子。

    “先生感觉怎么样?”

    廉歌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再转过了些视线,看向了远处,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很好。”

    中年男人吃完了嘴里那口粽子,出声应着,

    “谢谢……”

    再停顿了下,中年男人再道了声谢,

    不知道是在谢这颗粽子,还是谢其他,

    两只手里捏着还溢散着些热气的粽子,再抬起些头,中年男人朝着远处,朝着两岸岸上再望了望,

    似乎是看着两岸灯火,两岸人家,

    脸上再露出些笑容。

    再低下头,捧起手里这吃了口的粽子,再放到嘴边吃了口,

    紧跟着,中年男人再笑了起来,

    “里面还有块肉……”

    咀嚼了几口,中年男人笑着,笑得有些高兴着,出声说道。

    再笑着,中年男人望着沿岸人家灯火,再一口口将手里捧着的粽子吃完了。

    吃完了粽子,却也没有将那粽叶抛下,还捏在手里,

    再站在这龙舟上,中年男人朝着廉歌低下来些身,

    “谢谢先生。”

    中年男人低着身,再朝着廉歌说着,

    “谢谢先生渡我。”

    说完了这句话,中年男人还朝着廉歌,久久低着身。

    转过些视线,廉歌看了眼这穿着白袍,踩着布鞋,蓄着长发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

    “不是我渡你。”

    廉歌只是平静着出声说了句,再转过了些视线,望着远处河面上,

    微微波荡着的河水承载着这龙舟,水面上,倒映着的是沿岸人家灯火,

    “谢谢先生……”

    中年男人只是再低着身,朝着廉歌再道了遍谢,

    才再直起来些身,

    “先生,那我就先告辞了。”

    中年男人再抬起些头,望了望四下沿岸灯火,脸上带着些笑容,

    再转回了身,中年男人对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看了眼这中年男人,廉歌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再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再转过头,朝着四下沿岸望了望,

    往着龙舟尾退了几步,紧随着,骤然在廉歌身前消失远去。

    ……

    看着那中年男人远去,廉歌再收回了视线,

    随意着,在这龙舟上重新坐下了身,

    紧跟着,载着廉歌这龙舟,再随着流动着河水,缓缓朝着先前离岸的方向飘荡而去。

    “……妈妈,烟火好好看啊……我也想放……”

    “……好……那妈妈带你过去看看……”

    龙舟载着廉歌,在河中顺流而下,

    河两岸些话语声,同样随着阵阵拂来的清风到了河面上,廉歌耳边,

    坐在龙舟上,廉歌看着,听着。

    “……妈,我们刚收拾好东西……这会儿关门了,马上应该就到家了……”

    “……妈,咱才过来啊……还不是你爸啊,整天磨磨蹭蹭的……哦哦,我的乖孙女儿,快过来让奶奶抱抱……”

    “……老板,还有粽子没有啊……在包呢,本来还有点,刚来个客人都给我买走了……”

    河水微微波荡着,晃动着沿岸倒映在河面上的灯火。

    载着廉歌,龙舟顺着河水,缓缓往下,

    穿过了那拱桥,龙舟渐靠近了先前离岸那平台,

    听着耳边些潺潺河水流动声,拂过河岸清风带来的些河岸上,街道上的些话语声,

    没有让这龙舟靠岸,也没让龙舟再继续往前,

    载着廉歌,龙舟在水面上停了下来。

    看了眼两岸的景象,听着耳边些声响,

    廉歌就着这龙舟,随意着,往后在这龙舟上躺了下来,

    枕着停在河面上的龙舟,朝着高悬着明月的夜空。

    河水从龙舟两侧流过,清风带着些水汽,带来些岸上声响混杂在河水流动声中。

    “睡吧。”

    枕在了这龙舟上,廉歌看着夜幕,听着耳边些声响,出声说了句。

    旁边,小白鼠也蜷缩在廉歌身侧,趴了下来。

    再闭上了眼睛,廉歌睡在了这舟上。

    夜色渐深,

    龙舟静静停在了河面上,四下愈加安静下来。

    夜幕下,高悬在夜空的明月往下挥洒着些月光,

    混杂着些两岸人家屋里映出的灯火,

    映在河面上,映在河面上停着的龙舟上,

    也映在一人一鼠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