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聊天群里的萌新神祇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进击的萌新
    (写在前面:先发后改)

    荧幕上上演着戏剧,台下的观众也有着自己心中的戏剧活动。

    不过随着剧情展开,台下人的目光又汇聚到了台上的荧幕之中,可以看见上面的画面急剧变化。

    其中伴随着荧幕主角的成长,还有就是这中间一场又一场的战争,真实而血腥,蕴含着某种残酷。

    这自然不是小樱他们自时间长河逆流而上去拍摄的画面,显得真实,只是因为这部分是有专业演员实打实地演绎,不需要特效而已。

    其中每一次战争的双方,都有鸣人影分身亲情演绎。

    不同于一村一国制度成立后,战争规模更大,有组织的村级械斗可以使得战争规模涉及到上万人。

    在这一时期,几百人就是家族大战了。

    对于动辄分出数百上千的影分身的鸣人来说,实在是非常轻松,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这就是战国时期的战争吗?真的是······”

    台下的路人观众一轮纷纷,对于那一时期的残酷,有了更加真实的感受。

    “果然是良心制作,这一次电影版的初代外传,给人的感觉与先前又完全不同以来。”

    “对于整个战争的场面采取快速国度的方式来描绘,而在战争的极为主角当中,则是集中描绘,以点带面,看得出来是极用心思了的······”

    有人拿着纸笔记录着。

    随着现在魔科信息网络的发展,而且新时代舆论需要宣传,这使得传媒行业非常吃香。

    不过要写这些影评,确实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

    否则的话是不允许专门发布出来的。

    而现在在这里专门记录的,就是过去专业的电影人,至于普通观众则是只需要沉浸在剧情之中就好了。

    也是通过电影荧幕上真实血腥的残酷,让他们知道过去那个时代是何等的不合道理。

    《都是我说得》云,宁为盛世犬,不为乱世人。

    现在看到荧幕之中随着一场又一场战争轻易死去的人,却是可以让人感受到乱世之中,人命的卑贱。

    在那个年代,光是活着,就已经很辛苦了。

    而在新时代元年以来,忍界普通人可以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只因为有天网恢恢,监察罪犯行为。

    在这一时代,人命是有尊严的。

    而对于故事的当事人,柱间等人看着以自己为主角拍摄的电影,则是各有各的心情。

    柱间本人自然是随着普通观众一般,跟着扉间感慨道:“果然,那时候的世道是不对的,人与人之间怎么可以有那样理所当然的杀戮呢?”

    “可是大哥,你的做法也有问题。”扉间心中如是想着,到底没有正面回应。

    主要是这话说出来容易挨打。

    而且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再纠结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

    随即,扉间只是道:“好好看电影吧!也不知道这些后辈从哪里了解过去的事情,但是错误的信息倒是挺多的。”

    “啊哈哈,真的吗?我感觉都差不多啊!”

    柱间挠挠头笑道,虽然感觉细枝末节上似乎有那么一些问题,但是大的故事走向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柱间也就没发现这些小问题。

    然而扉间比较关注这些,在看到自己跟柱间哥两个的互动时,就觉得颇有些羞耻。

    尤其下面还有人举着牌子。

    在剧情来到显得有些压抑的环节时,就靠着这兄弟两的互动来调节气氛了,高冷傲娇的弟弟,蠢萌逗比的哥哥,仿佛将初代和二代自神话传说之中拉扯回现实,沾染上了人性的气息。

    当然,柱间是不大在意这些的。

    他最初愿意牺牲颜面、生命甚至亲友,只为了能够有那辉煌盛世,让这世间,不再起刀兵。

    前段世间,被人从黄泉拉上来之后,柱间之所以改换态度,便是因为这盛世如他所愿。

    也如他的挚友所愿。

    虽然,这盛世的结果是证明了不论是他还是斑,最后都走到了错误的道路上。

    但是这些对于柱间来说并不是很值得在意的。

    扉间倒是想在意,不过看着旁边笑得跟个二货一样的哥哥,只好沉默下来。

    这时候他庆幸因为位置原因,一般人看不到这里。

    但是荧幕上他们二人的童年形象已经被看完了。

    而且不同于柱间当时没怎么记,习惯性替自己哥哥思考细节的扉间,知晓同一时间,忍界各地都有相应的影院在播放初代外传。

    高冷形象保不住了啦!

    (幸好,还有宇智波那两兄弟在抛头露面)

    扉间心中如是安慰着自己。

    时间距离他们当初互相针对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忍界都迎来了新时代,很多恩怨自是可以放下了。

    但是偶尔呛一下还是挺舒适的。

    不同于千手两兄弟的情景,宇智波两兄弟情感要更加外露一些,斑和泉奈兄友弟恭,一个兄控,一个弟控。

    可以说,仅仅这几副画面,就扭转了很多人过去被舆论所引导的对于宇智波的恶意。

    所谓三观跟着五官走,不外如是。

    所幸这部电影由小樱执导,价值观取向于正能量,不至于担心带歪小朋友。

    在内围观看的一排位置里,正是第三班、第七班、第八班以及第十班等新时代的影星。

    尽管他们作为新时代的倡导者,代表了某一份极为重要的力量,然而到现在他们也还是十几岁的少年而已。

    这份年岁在某方面给他们的星路加分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打算常年活跃在荧幕上。这十二人里,主要走上星路的,也就是宁次、鸣子、佐助等。

    嗯,还有一个志乃作为专业配角,已经被各大电影公司聘用为御用配角。

    因为他不会抢戏,而且宛若万能一般,可以跟任何主角搭配的很自然。

    此时,他们看着荧幕上的身影,偶尔可以寻找到自己参演的痕迹。

    在观看过程之中,他们之间也可以相互交流。

    有着隔音措施。正好避免了产生太大的噪音。

    望着荧幕上展现出来的成果,小樱含笑夸赞道:“可以的,鸣人,表现得不错。”

    “这次却是大家一起努力的功劳。”

    鸣人并不居功,虽然他通过影分身参与了最多的角色,但是别人的参与也是不可或缺的。

    相比较于电影的质量,鸣人更在意的是一件事,目光不自觉地望向不远处,那些复苏的人:“也不知道初代跟宇智波斑他们看着这个电影是什么感觉。”

    对于邀请班他们几个过来看电影,鸣人总觉得这是出于小樱的一些恶趣味,这才有如此做法。

    不过小樱并不承认。

    听着鸣人的话语吗,她只是道:“那应该是很有趣的吧!说起来,他们既然都活过来了,或许可以把他们找过来一起拍摄新的一部电影才是。”

    “咳···”鸣人旁边,佐助差点咳嗽出来,“让他们参与进来拍摄,他们愿意吗?”

    “不是没希望的,只要有一定的话术,和足够的酬劳就行。”小樱眉宇间蕴含着自信,“这世间没有说服不了的人,如果有,只能说明方法不对。”

    佐助拿出小本本记了下来:“原来如此,受教了。”

    他的本子记载着小樱语录,并且时常拿出来翻阅,此时这手册已经有些泛黄。

    出于纪念意义,佐助并没有选择记录在电子档案上。

    即便手册旧了、破了,他也只是去请鸣人帮忙修缮一下而已,态度上十分诚心。

    别的小强基本都清楚了佐助的秉性,对此倒是没什么意外。

    此时他们在猜测斑那边的几个是什么状况。

    而原第三班的天天和小李则是在寻找着队友的痕迹。

    “宁次,你在电影里饰演的是哪一个角色啊!”天天又一次询问着,此时的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

    因着在时代浪潮下投资的比较准确,本就十分有钱的天天此时更是有钱,举手抬足间满是钱盾的从容。

    便是问话,也是保持着平等的态度。

    而小李靠着比较近,也在询问着:“对啊!听小樱他们说,你以后可以成为大明星的,你饰演的一定是重要角色吧!”

    “你们自己找就是了。”宁次淡淡地开口,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看别人就好了。”

    虽然他心里其实已经习惯了,可是还是有些忸怩。

    做得出来不一定说得出来。

    不过扮演那个角色的时候,感觉还是颇为欢喜的,或许按照鸣子所说的,只要心里接受就没问题了。

    低一级的朱鹿蝶一组,鹿丸眸子寻找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主要他参与的制作比较多,所以知道的内幕信息更多一些。

    “到宁次出场的时候了,确实是一个亮点。”鹿丸低声跟旁边的两个人讲着,没有刻意传播。

    荧幕上,宁次扮演者日向一族一个正处于青葱岁月的少女,吸引了一大波关注后领便当,赚取一波眼泪。

    而在这轮番变换的战争场面之中,宁次扮演的日向宁子不过只是其中一个缩影而已。

    只是因着颜值,让人流出更多的泪水。

    “要不是胸是假的,还真是很容易欺骗人呢!”鹿丸心中如是想着,没有敢直说出来。

    还记得去年他天天被宁次以对练为名义,狠揍了一段时间,然而他的心里竟是升不起什么怨恨。

    一想到最初观看宁次女装时被惊艳时的记忆,鹿丸心中就一阵后怕。

    幸好在这之前他就看上了一个大胸妹子。

    比较可惜的是那个妹子是邻村风影的女儿,地位比较高,让他一开始不敢升起什么想法。

    后面谈都谈了,恰逢时代变化,鹿丸也就只能顺势更改自己的人生目标,在影视行业以及信息行业上努力发展。

    这确实一个为了取媳妇,只能从咸鱼进化成大佬的典型例子。

    也是因着手鞠的存在,才让鹿丸没有沦陷在宁子的颜值当中,别的小伙伴却是不一定了。

    在天天和小李还在寻找之时,雏田已经因着足够熟悉,从而找到了自己哥哥扮演的角色,并且科普着。

    好在,这个过程随着宁子领便当而结束。

    剧情也因此而更显得残酷。

    “那就是战国时期吗?果然是更加残酷和危险的时代,虽然每一次战争规模都不是很大。”

    志乃总结着,目光落在荧幕上。

    此时镜头来到了柱间的身上,他的扮演者是鸣人,不过配音却是佐助,这个小细节略微有些尴尬,好在众人都沉浸去剧情当中了。

    只见柱间在战争之中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询问,想要跟自己的对手好好谈一谈,能不能和平的问题。

    然而作为对手,宇智波那边的青年的目光蕴含着杀意:“千手一族的天才,杀了你,一定可以削弱千手一族未来的力量。”

    “等一等,我们或许可以谈一谈。”

    “没什么好谈的,世代血仇,为杀而已!”

    柱间无奈,只能双手合十。

    轰隆隆!

    随后伴随着他那磅礴的查克拉量,一道s级忍术出现,将前方的宇智波一族的炮灰淹没。

    他不愿战争,却也身不由己。

    此时,千手兄弟那边,原本还在挑逗自己弟弟的柱间沉默了下来:“当时的情景,确实也差不太多。战场上,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有着太多的无奈了。”

    即便是忍者之神,也不是一开始就站立在忍界巅峰的。

    在成长起来之前,面对这些残酷的战争,他也只能选择妥协。

    剧情就这样来到了低沉致郁的阶段。

    “优柔寡断!”宇智波兄弟那边,斑如是评价着,“难怪最后他所建立的忍界格局战争规模更扩大了,都是他的性子所致,早听我的该有多好。”

    “可是哥哥你后面的做法······”泉奈欲言又止。

    斑有些挂不住脸面:“至少我错的没他多。”

    “好的呢!哥哥。”泉奈笑着答应,随后却是询问道,“可是既然哥哥你觉得他那么蠢,后来为什么又接受了他的邀请呢?”

    “看这电影可以展现出多少故事来吧!”斑没有细说。

    不过他也想知道,后人对于他们那一时期的事情,到底又知道多少。

    很快,他就明白了。

    因为这虽然是初代外传,但是作为与柱间息息相关的挚友,斑的剧情也很多。

    在柱间面临自己人生的选择时,斑也开始了自己的选择。不他与柱间的所谓相互理解的想法,斑努力修行,试图强大到足以武力统一的地步。

    终于,在一个战场上,两个年不过十岁的少年第一次相遇了。

    而在观众席上,斑的瞳孔一缩:“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柱间的情景并不是这样。”

    “哥你还说你不在意他,你都记得那么清楚。”泉奈有些小委屈地说着。

    重活一世,他似乎放开了一些。

    而千手一族这边,扉间严肃着脸询问道:“大哥,你当时跟宇智波斑第一次见面时的状况如何?”

    “第一次吗?那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柱间有些尴尬地回答着。

    不要说胜负了。

    甚至他此刻仔细回想,都想不起来有过这么一场战斗,不过以他的神经大条,也只当是自己忘了而已。

    所以此时柱间也开始认真看着荧幕上他和斑的战斗,力图回忆出曾经的情景。

    良久,他无奈放弃,摊手道:“好吧!我确实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