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六九章 奖金激励
    朱翊钧看着面前的工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工匠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

    但他没有冒然去提拔眼前这些人。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没有改革到他们这里。

    将来,朱翊钧肯定是要改的。这些工匠不改不行。

    改革的方向,朱翊钧都已经想好了——工匠评级。

    有了等级的工匠,要给他们待遇。官本位在这个国家已经刻在了骨子里面,想要给工匠提高待遇和地位,就要给他们相应的品级。

    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工匠的地位提升了,否则没什么用。

    在这个时代,金钱是不可能提高地位的。商人有钱了是什么?

    那就是待宰的羔羊,随时随地都会被人拉出来放血,即便你什么都没做错。

    何况在金钱积累的过程当中,没有几个是干净的。在大明,没有纯正的商人,有的只是官商。

    做小买卖的不算,因为他们根本不算商人,顶多算个体户。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要给官啊,虽然不一定有多么大的权力,但有一句话很重要,“吃皇粮”。

    在普通老百姓那里,能够每一个月在朝廷领俸禄,那就是了不起的存在。

    就像后世国企员工、公务员一样,它代表着稳定的收入、稳定的阶层。

    这样的待遇就能吸引很多的普通人,大明就会出现一个工匠阶级。

    他们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安稳的生活,就会愿意去培养下一代。到时候,他们的下一代就会是大明科学进步的希望。

    朱翊钧有宏伟蓝图,只不过这个宏伟蓝图现在只存在于他的脑海里。

    不抬高地位也没关系,自己有别的办法。

    看了一眼张扬,朱翊钧说道:“让他们都起来吧。”

    跟工匠说话?

    那不行,自己是皇帝,收买人心的时候还没到。

    自己收养的那些孩子不一样,那是真的是当自己人收养的,将来就是要有大用的,所以要推心置腹。

    眼前这些工匠不行,要一点一点的来,不然不但得不到效果,反而会把他们吓着了,过犹不及啊。

    张扬连忙走过去,将工匠招呼了起来。

    等到所有人都爬起来之后,朱翊钧对张扬说道:“他们的差事办得不错,每人赏十两白银,你亲自送过去。”

    朱翊钧说完,陈矩就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

    盘子上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银子,全都是十两银锭子。

    张扬连忙伸手将银子接了过来,躬身说道:“是,陛下。”

    等到张扬端着银子走了,朱翊钧坐在龙椅上,一只手撑着下巴说道:“陈矩,你说这些银子赏下去之后,会不会有人贪污呢?”

    这话一出来,陈矩的心猛地就提了起来。

    皇帝的语气很随意,说话的方式也很温和,可是陈矩却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说错了话,那就完了。

    皇帝说的贪污钱粮的人是谁?

    肯定是张扬啊。

    最近这几天,自己和张扬走得很近,陈矩心里面有些发虚。

    难道是陛下发现了自己和张扬的事情,在提醒自己?

    “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吗?”朱翊钧眯着眼睛笑着问道。

    陈矩一个哆嗦,连忙说道:“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是啊,朕也不知道。你盯着点。”朱翊钧摆了摆手,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轻声吩咐道:“看看这些钱有没有被贪了。”

    “如果有人伸手的话,你来告诉朕。”说完,朱翊钧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半晌,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朱翊钧又笑着说道:“别让人发现了。”

    闻言,陈矩又是一哆嗦。

    这是陛下在提醒自己不要去告密。

    果然,自己和张扬的事情瞒不住陛下。

    陈矩不敢怠慢,连忙躬身道:“陛下放心,奴婢绝不会被人发现。”

    这话就很有意思了,他只是在保证,绝对不会告诉张扬。

    朱翊钧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话别说的这么满。这世上的事情,可没有什么是容人的。真到了关键的时候,说不定就出什么差错。”

    朱翊钧云山雾绕的和陈矩说话。

    下面的工匠们满脸惊喜的在领钱。

    每人十两银子,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关键他们没干什么呀,只是为陛下打造了一把火铳。这钱赚的实在是太容易了,他们想不激动都难。

    每人脸上都露着喜色,甚至都有些激动。

    胆子小的只是有些担心,这银子来的太容易了,反而觉得不踏实。

    钱都发下去以后,张扬又转了回来。

    朱翊钧指了指面前的盒子,笑着对张扬说道:“打开吧。”

    “是,陛下。”张扬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去,伸手将面前的盒子打开,随后躬着身子退到了一边。

    “这里边的是什么?”朱翊钧问道。

    “回陛下,好像是把火铳。”

    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说的对,的确是一把火铳。你拿下去给那些工匠们看看,让他们拆开,好好的研究一下。”

    “你领着这帮工匠,照着这个样子再做一把出来。告诉他们,只要做得出,每个人赏银一百两。”

    说完,朱翊钧站起身子,迈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以他们的实力和大明现在的工业水平,想要仿制这个枪根本就不可能。

    朱翊钧让他们去做,就是想看看究竟有哪些地方大明能做得出来、有哪些地方大明做不出来。

    能做得出来的地方,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做不出来的地方,就需要公关科研。

    如果他们这些人为了一百两银子,真能把一些难点解决,那就再好不过。

    “是,陛下。”张扬在后面趴在地上磕头。

    等到朱翊钧走了之后,张扬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了看面前的火铳,又看了一眼陈矩,张扬连忙说道:“陈公公教教我啊!”

    陈矩看着他,眼睛微眯,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有什么好教的呀?不是有明旨吗?按照旨意办也就是了。”

    闻言,张扬差点哭了。

    天下人都知道这旨意可是最不好办的。越是明旨,越是难办,因为你没有回旋的余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