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攻掠天下 > 第1046章 内部瓦解
    第1046章 内部瓦解

    两日后,楚国朝议大殿。

    “臣等参见大王,我王万年——”

    众臣齐齐跪拜。

    楚王于王位落座,有气无力的抬了抬手:“都平身吧。”

    这段时间,战局每况愈下,又无任何退敌之策,他早已身心疲惫。

    等众臣起身后,韩高也第一个站了出来,拱手施礼道:“大王,臣,有事启奏。”

    “哦?”见是韩高,楚王精神一震,连忙问道:“爱卿快说,可是已有退敌良策!”

    “这,并不是,而是关于陈霸将军通敌之事。”韩高道。

    “什么!?”楚王顿时眉头大皱。

    韩高继续道:“大王,非臣妄言,而是事关国家安危,臣,不得不奏。陈霸将军,负责都城防卫,本该力克秦贼,可近来,却上瞒王廷,多与秦使走动,更有数次与秦王私下会谈,这件事,大王不可不察啊。”

    他话刚说完,就另有大臣站了出来:“是的大王,此事,臣也有所耳闻,那秦军一向如同虎狼,可兵临城下后,却一直没有采取进攻,其中诡异,耐人寻味啊。”

    “没错。”又有大臣站出来道:“陈霸背着朝廷,与秦王秘密来往,他们之间谈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或许,这正是秦军一直没有进攻的原因,臣猜测,陈霸应是在向秦国方面要求高官厚禄,可双方却一直没有达成共识,一旦敲定,那楚州城门,就该不攻自破了!”

    “陈霸多年镇守边疆,近来才回防国都,对大王之策,早已心生不满,今又手握三万边军,一旦倒戈,后果不堪设想啊……”

    一个又一个的大臣站了出来,纷纷弹劾,楚王先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接着就是勃然大怒:“你们是说,陈霸正与秦王密谋!?”

    “此事,虽不敢断定,但八九不离十,大王可知,那秦使曾三番五次入得楚州,与陈霸会谈,按理说,两国交战,就算对方遣使,也该面见大王才对,何以去见陈霸,且直到现在,陈霸都未曾上表言明,可见其心中有鬼,望大王明察。”

    “楚州之防御,不可谓不重,若守将生有异心,家国危矣……”韩高趁热打铁。

    楚王本来就不是什么雄才大略之人,在这种局势下,可以说非常敏感,加之这么多重臣参奏,他哪里还能忍受,当即大怒,指手喝道:“马上着人,将陈霸押回来!本王要亲自审问!”

    众臣微微弯腰,韩高则是忍不住与另外几名大臣对视了一眼。

    纵观历史,武将死于文官之手的,那是多不胜数,今日之楚国朝堂,可以说有一小半是暗中投靠了萧远的,在这种情况下,想离间陈霸与楚王,简直不要太容易。

    楚王这边命令一下,消息就通过猎鹰,第一时间传到了萧远那里。

    后者看过之后,二话没说,当即展开帛书,提笔写了下去。

    他心里清楚,单凭韩高等人的诋毁弹劾,是弄不死陈霸的,还需要再加一把火,那就是两封故意暴露的密信。

    楚州城内,楚军议事大厅。

    正上方的几案后,陈霸正在观看竹简兵书。

    不多时,十几名王宫禁军硬闯了进来。

    如此动静,陈霸放下手中竹简,忍不住皱眉道:“何事?”

    十几名禁军在大厅站定,领头的一人冷声说道:“大王诏令,着陈将军立即入宫!”

    “什么?”陈霸眉头皱的更深了,“大王何故如此,难道不知秦军随时都会攻城吗。”

    “这是王令!”领头的禁军言简意赅。

    听闻此话,陈霸深吸了口气,左右衡量之后,他没有办法,只能起身说道:“容我交代一番。”

    “大王急召,将军不可迁延!”禁军直接拒绝。

    “大胆!”陈霸闻言大怒,怒声说道:“今大敌当前!若本将军就这样离去,毫无交代,军中无主将指挥,但有战事,如何是好!你来负这个责!?”

    他语气刚正,听他这么说,领头的禁军先是想了想,随后道:“那请将军抓紧,我等在此等候。”

    “哼!”陈霸不满的瞪了其一眼,大步离开了这里。

    随后,他叫来了副将,只能朝其交代了一番,说道:“我走之后,由你全权负责,若秦军来攻,坚守不出即可。”

    “将军,大王此时急召,事出无常啊。”副将担忧的说了一句。

    陈霸摇了摇头,无奈说道:“王令在此,没有办法,你切记,不可主动迎敌,只需据城而守,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这,末将明白,请将军放心。”副将也只能抱了抱拳。

    陈霸从前线走了,带着满心忧虑随禁军离开了这里。

    可他前脚刚走,没过多久,一名士兵却急匆匆奔向了议事大厅,不过人还没到,已在半途被偏将毛义拦了下来。

    毛义虽在军中,但他在楚国朝堂的靠山,却正是韩高。

    “毛将军。”见到他,士兵自然施礼。

    毛义先是瞥了瞥士兵手中的书信,接着不冷不热道:“陈将军不在,信先交给我吧,由我过后递交。”

    “这,是。”士兵犹豫了一下,不过也没多想,便将书信恭敬交给了毛义,随后施礼而去。

    看着士兵的背影,毛义又低头看了看书信,嘴角微勾,阴阴一笑。

    楚州很大,从楚军前线到王宫是有一段距离的,就算骑马,也需不少时间。

    直到下午时分,陈霸才算在王宫书房见到了楚王。

    等其跪地施礼后,楚王脸色还是阴沉沉的,开门见山的喝问道:“陈霸!本王待你不薄,为何背叛国家!背叛寡人!”

    “这,大王何出此言!臣之忠心,可昭日月啊!”陈霸跪在地上,当场就有些傻眼了。

    楚王面色依旧不善,冷声质问道:“本王问你!这段时间,是否与秦使多有接触!?是否数次与秦王密谈!?”

    “这,这,秦使确有见过微臣,但都是一些劝降之词,被微臣当场拒绝,至于秦王,同样如此啊……”陈霸急声解释道。

    “你还敢狡辩!”楚王怒道:“若非公卿大臣,察觉端倪,接连上奏,本王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