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末日圆环 > 第377章 污染一切的黎明(二合一)
    “棺材么!”

    吕落将目光移向房间中央的那口棺材。

    不过他的脑子里,还是在想有关于干尸阿丽的事情。

    真个女人有很多问题!

    黎明圆盘选中这样的人作为被继承者,怎么说都有点不对劲。

    不光是阿丽人生曲折的问题。

    或许她的人生真的非常凄惨,但这个阿丽本身也是有问题的。

    她做事的方式问题很多,人生观也非常偏激。

    这样的人充满了负能量,但凡是个正常点的人,吕落都不会这么说。

    可阿丽在吕落看来,就是个神经病,或者精神障碍者。

    【这样的人被选中,一定是刻意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刻意地……刻意去选这种人的意义是什么?”

    对于黎明圆盘,吕落的心里有很多疑问,希望在这一次内环之行结束前,能够解答吧!

    “走,去棺材那!”

    棺材是他转动烛台之后才出现,用来存放丽的东西。

    整个迷宫已经被他探索过一遍,除了这口棺材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检查的地方了。

    希望这里,隐藏着通往其他区域的道路吧!

    来到棺材的旁边,吕落将棺材的盖子拿起来丢到一边。

    棺材的内部,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印。

    【应该是炼金术符印,不过太古老了,和现在主流的炼金术已经完全不同。

    根据简单的分析,应该是用来保护肉身与灵魂的。】

    “可她的肉体还是腐烂了啊!”

    【除非冰封,不然的话,再强大的保存手段,也没有办法同时保存一个有活力的身体千年之久。

    问题的关键不是保存身体的时长,而是身体的活力。

    她虽然变得非常虚弱,但不可否认,她还活着,这就是黎明圆盘的力量。】

    以这种方式存活上千年吗?

    孤零零的在棺材里躺着,连打手冲都不可以,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吧?求同存异这种事情,你应该了解。

    而且你怎么知道,在棺材里就不能打手冲了呢?】

    听到观察者这么一说,吕落感觉更惊恐了。

    在棺材这种封闭的空间里打了1000年手冲,那味道有多大啊!

    怪不得这家伙的体质虚弱成这样。

    原来都是打手冲打的……

    【你脑子里到底都是什么啊?女人怎么可能打手冲?】

    额,这样吗?

    【是的。】

    吕落再次默默的点头,略过这个话题,然后将手伸向了棺材的底部。

    噔噔噔!

    用手指敲了敲底部的棺材板,吕落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空心的。

    “下面是空的。”

    “嗯,应该有东西。”

    吕落收回自己的手指,用力推动起眼前的棺材。

    轰隆隆!

    沉重的石棺被吕落轻松的推到一边。

    而石棺的地下,就是一条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台阶。

    台阶很深,至少拥有观察者的吕落,没有办法探寻到最深处的位置。

    “心竹,过来吧!”

    “好!”

    吕落拉着齐心竹,朝着庇护所的更深处走去。

    ……

    教会,吕落,白月瞳。

    三拨人这个时候都在不约而同的朝着真正的继承者之地汇聚。

    教会的人,这个时候已经被那些迷宫一样的七边形房间迷住了。

    而白月瞳这里,则是凭借着自己的感知,继续打地道,不断的朝着吕落的方向靠近。

    只有吕落和齐心竹两人,在穿过了种种障碍,房间之后。

    终于来到了之前齐格飞和审判长来过的,那个如同星空一般的大厅里。

    “吕落,好多棺材!”

    齐心竹看着这些石棺,心有余悸地拉了一下吕落的手指。

    之前的干尸阿丽,还是给了她很大冲击的。

    不管是她的遭遇还是她复仇的做法,都说明了那个家伙不太像是一个正常人。

    不过还好,那个房间只有一口棺材。

    可这个地方的棺材,居然有这么多!

    如果每一口棺材里面,都有一个像阿丽那样的怪物,那这里……

    就在齐心竹想要和吕落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有些悠远的女声出现在房间的中央。

    “来了吗?”

    “嗯?”

    齐心竹微微一愣,吕落也是昂起了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连观察者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么!

    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或者能力,可以完美的屏蔽观察者。”

    【对方很特殊,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她本身很特殊……】

    吕落这次没有说观察者废物之类的话。

    他很清楚,有的时候真的不怪观察者。

    而且最害怕遇到的人,就是观察者无法辨别的敌人。

    因为这样的人,不仅仅是能力无法预知。

    往往也代表着他们的实力,根本不是现在的吕落能够应付的。

    远远的看着那个身影,吕落开口道:

    “阁下是?”

    “审判长大人!吕落,她是审判长大人,白青霜。”

    一旁齐心竹的声音,已经提醒了吕落对方的身份。

    站在继承者之地等待吕落的正是丈母娘,审判长白青霜。

    按照吕落以往的赖皮套路,换作他人的话,这个时候他早就冲上去,一口一个妈妈了。

    喊人什么的,吕落是没有心里负担的,关键问题是要看喊的人是谁。

    比如齐心竹的父母,吕落自然是毫无顾忌。

    可审判长就不同了,吕落听过太多有关于她的故事。

    她的实力身份都太特殊,也太危险。

    吕落觉得面对审判长,还是保守一些的好。

    “审判长大人好。”

    白青霜拖着步子,缓缓向吕落走来。

    她微微昂头,因为伤势的缘故,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冷漠和傲慢。

    对面强权,吕落选择底下自己不算高傲的头颅。

    废话,不畏强权的人都死光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吕落低头鞠躬,在白青霜面前,像是个老老实实的小鸡崽子。

    他这么有礼貌,当然不光是因为白青霜的实力强大,地位崇高。

    也因为白青霜是白月瞳的母亲,她们都姓白。

    吕落觉得,自己应该对白青霜做出足够的尊重。

    这些尊重除了对强者的敬畏之外,还有就是对一个长辈的敬重。

    白青霜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停下,强大的压迫感,让两人已经完全无法抬头了。

    好在这种压迫感只持续了一段时间,就被白青霜收起。

    吕落抬起头,看向这个左右整个联盟局势的女人。

    而白青霜,也在看着他。

    “本人要比照片上更加帅气一些,我本来以为她会选个只懂得搞研究的理工男。

    没想到,还是冲着颜值去了,小女儿的心态。”

    白青霜扭过头,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吕落还是看到了她嘴角的那一抹微笑。

    看起来,她对吕落的情况,尤其是外貌方面,还是比较满意的。

    “审判长大人说笑了。”

    “可不是说笑,你的长相方面,确实挺出众。

    唯一可惜的,就是女人稍微多了一点。”

    白青霜说着,还看了一眼吕落身旁的齐心竹。

    齐心竹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去反驳白青霜。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贸然的反驳,可能会引起麻烦。

    “齐心竹!”

    白青霜将目光从吕落那里转移到齐心竹的身上。

    吕落若有所感,不动声色的将齐心竹拉到自己身后,做出了一个保护的姿态。

    【她的力量太强了……甚至会对我产生干扰和影响。

    她不是普通的7阶!】

    “哼,倒是挺会疼女人的。”

    白青霜的态度很平淡,语气轻松,不过吕落可没有她这种轻松的感觉。

    他发现此时的白青霜身上,几乎已经被鲜血浸湿了。

    “审判长大人!你身上的伤势?”

    白青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势,无所谓的摇摇头。

    “之前和樊镇战斗的时候留下的,他毕竟是教宗,实力还是很强的。

    不过不碍事,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了。”

    白青霜说得轻巧,可吕落的观察者却在这个时候告诉他:

    【这些伤口上渲染的圣辉,每一击都是7阶巅峰的力量!

    随便一道落在你身上,你怕不是都要灰飞烟灭的节奏。】

    看着白青霜的伤势,吕落对于她和教宗之间的争斗,更加疑惑起来。

    “审判长大人,您和教宗之间的战斗结果……”

    “我输了。”

    白青霜十分淡定的说道,承认的很干脆,就好像输了一场无关紧要的牌局一样。

    可吕落就不那么淡定了,如果审判长输了的话,那现在的教会……

    相比起审判长白青霜,吕落对教宗樊镇的信任,几乎为零!

    黎明教会的局势太复杂了。

    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局面了,这个时候的最佳选择,就是带着齐心竹离开这个地方。

    “审判长大人在这里瞪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件事情你不应该问我。

    而且你来到这里,也不是我让你来的,不是吗?”

    白青霜的话让吕落微微一愣。

    是啊,真正让他来到这里的,一直都是黎明圆盘!

    他来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除了往这里走之外,地宫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出路了。

    “好吧,审判长大人,那我现在冒昧地问一下,我应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出去?呵,樊镇已经醒了,在我和他胜负未分之前,凡是进入末日庇护所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出去。”

    吕落马上抓住了一个关键。

    末日庇护所么!

    这里,应该就是教会隐藏秘密的地方了。

    “有记载吗?”

    【完全没有。】

    就在吕落因为没有信息而摇头的时候,白青霜突然问道:

    “吕落,你对于圆盘有所了解吗?”

    白青霜没有说是什么圆盘,吕落稍稍沉吟了一下之后,就把这里的圆盘默认为黎明圆盘了。

    这个问题不算特别难回答,至少吕落是这么认为的。

    “对于黎明圆盘,我确实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这些信息大部分都是黎明圆盘本体告诉我的。

    我自己查到的,探索到的信息,其实很少。

    所以,我知道的那些东西,很可能都是没用的。”

    白青霜摇摇头:

    “这没关系,因为我知道的大部分信息,也都是圆盘告诉我的。”

    “额……那我们知道的东西应该差不多吧,审判长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的是,它给了你什么样的条件?”

    白青霜所说的条件,吕落大概可以理解其中的意思。

    不过对于那些条件,吕落却不怎么感冒:

    “大概就属于假大空之类的许诺吧,这些东西很重要吗?”

    吕落的形容听起来有点意思啊!

    只要吕落对黎明圆盘没有好感,那很多事情,就可以继续的交流下去。

    “假大空的许诺?看起来,你对黎明圆盘没什么好感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问题,真正重要的事情其实有一个。”

    “什么?”

    “吕落,你知不知道,黎明圆盘为什么会在这里,它在这里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会背黎明教会的教义!】

    观察者已经十分贴心的把黎明教会的教义显示出来。

    吕落简单看了一下黎明教会的教义,然后大概的猜测一下。

    “黎明圆盘的作用,大概是拯救人类危机,带领人们走向光明?

    当让我是猜测,如果不对的话,还希望审判长大人指点。”

    吕落的猜测就只是最基本的猜测而已。

    圣辉有治愈的力量,而且属性看起来也很光明,所以他这么说也不算是有问题。

    不过白青霜却摇摇头,彻底否定了吕落,并且说出了一个齐心竹完全无法接受的理由。

    “通过黎明教会的教义,来推断黎明圆盘存在的意义,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可如果黎明教会的教义,在本质上就不是黎明教会的东西。

    那你觉得它存在的意义,会改变成什么样?”

    白青霜的话,吕落怎么有种听不懂的感觉?

    不只是他听不懂,一旁的齐心竹更听不懂。

    “审判长大人能说明白一些吗?”

    对于黎明教会,齐心竹的感情要比吕落深厚许多,可现在审判长在做的事情,似乎是在诋毁教会。

    教会是没有错的,它的教义始终都是正义的,直白的。

    如果一个教会产生了问题的话,那么最大的原因,就是教会的人产生了问题。

    齐心竹始终都觉得,这个时候的黎明教会变成这样,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人变了。

    人心的变化,才导致了如今教会的结果。

    教宗樊镇有问题,有错误。

    那审判长白青霜,也不能置身事外。

    但教会本身的教义,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这一点,齐心竹始终坚信。

    如果教会有问题,那就努力的把它建设更好,而不是在这个时候互相甩锅才对。

    白青霜看着有些义愤填膺的齐心竹,脸上露出了笑容。

    对于齐心竹,她非常的欣赏。

    甚至之前还出现过把樊镇在齐心竹身上留下的印记解除,并收她为弟子的想法。

    “你想让我说的直白一点?”

    “是的,直白一点。”

    “好啊,那我就让你彻底明白,你这些年来的信仰,究竟是什么好了。”

    白青霜略显高傲地看着齐心竹,不过齐心竹在这个时候,却没有要退让的意思。

    道心之争,不可阻挡。

    就连一旁的吕落,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打断两人之间的谈话。

    “既然要直白一些,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教会是教会,圆盘是圆盘,黎明圆盘和教会,原本并不是一个体系的东西。”

    “不可能,黎明教会已经存在400多年了。”

    齐心竹打断了白青霜,不过这时候,吕落却拦住了他。

    “心竹,我知道你现在有点激动,不过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听审判长说下去。”

    齐心竹看了看吕落,最终点点头。

    见她冷静下来,白青霜才开始继续说:

    “黎明圆盘是独立的,它的存在,改变了教会的教义。

    教会的交易从遵循世间的真理,逐渐被扭曲成了寻求光明!

    其实这个世界本来没有那么黑暗,但为了让你们更好的去寻求光明,它才制造了这些黑暗!

    你们所作的一切,治愈,祈祷,都是在助纣为虐。”

    “怎么可能……”

    齐心竹没办法相信,也没办法理解。

    不止是她,就连落也有些无法理解其中的情况了。

    “审判长大人,请继续说下去。”

    “作为教徒,你们始终认为传播圣辉,让别人信教,是一件非常正义的事情。

    但你们根本不知道,黎明圆盘所代表的东西是什么,你们只知道去无脑的传播那些被曲解的教义。

    去帮助黎明圆盘增加信徒,不断壮大圣辉的力量。

    可你们知不知道,每一个信徒的增加,都会让整个废土联盟,让末日圆环,增加新的负担。”

    “可教会一直在救人和保护啊?”

    “救人?保护?你所看到的东西,也许,正是它想让你看到的。

    曾经的教会,叫做真理教会。

    追寻真理,追求万物之间的平衡,才是教会真正的教义。

    而不是传播这种所谓的圣辉。

    再说一件更加可笑的事情。

    真理教会的任务,就是在这片遗弃的守望之地中,看守黎明圆盘。

    因为黎明圆盘是无法摧毁的,而且它的力量充满了污染性。

    在末日圆环这片遗弃之地上,真理教会看守了圆盘千年之久。

    但黎明圆盘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它永远都无法被摧毁。

    它的力量太过强大,又充满了渗透性,这股力量始终都在侵蚀这片大地。

    最终,留在这里的真理教徒们,也逐渐被黎明圆盘所腐化了。

    在这股力量的驱使下,人心和人性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黎明圆盘所改变。

    变成黎明圆盘的奴隶。”

    听到这里,吕落吞了吞口水。

    这个信息,实在是太劲爆了!

    正义的化身,真个废土联盟的核心,象征性的神器黎明圆盘,居然是污染一切的源头?

    这说出去谁能相信?

    如果换一个人说这个话,吕落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可现在说这个话的人,是黎明教会的审判长啊!

    她已经是整个黎明教会的至高者。

    她都带头叛变了,吕落实在是没办法不相信啊!

    “额,审判长大人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白青霜的脸色依然平静,她看向吕落,继续开口: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400年前,黎明圆盘的力量彻底腐朽了末日圆环。

    几乎大部分的掌权者,都已经被黎明圆盘的力量所侵蚀。

    也是在那一年,废土联盟的成立,彻底篡改了末日圆环的历史。

    至此,末日圆环这个名字,几乎被人们遗忘。

    人们记得的,只有废土联盟了!

    有些事情可以被遗忘,但历史的真相,并不会被遗忘。

    总有些人,总有些东西,去记录了这一段真实的历史。

    末日圆环,根本不是什么末日降临的地方,这里是先贤们的守望之地。

    先贤们想要在这里彻底囚禁黎明圆盘。

    可惜,他们失败了。”

    “失败了么……”

    听到这里,吕落心里,莫名有点遗憾。

    他想起了前世祖国的那段历史,先贤们,确实都是值得尊敬的。

    “是的,失败了。”白青霜的表情,也十分遗憾。

    “是不是感觉很可笑?”

    吕落立刻摇摇头,对于先辈们,他一直有着自己的尊敬和敬仰:

    “不,先辈们做这种事情,从来都不可笑。

    他们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

    但失败,并不是错误。

    我们站在历史后人的视角看先辈们,已经可以感觉到他们的伟大。

    他们的伟大和悲壮,远比我们所想象的画面,要沉重的多!

    因为我们作为后辈,已经看见了最终的胜利或失败。

    所以才会妄下定论。

    而先辈们在牺牲的时候,并不能预知未来。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牺牲,对自己守护的东西,对祖国的胜利或失败,有多大的意义。

    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会胜利,甚至不确定能不能胜利。

    支持他们前进的,只有那一腔热血。

    在牺牲之时,他们所能依赖的,只有自己心中的信念。

    所以,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也是可爱的。”

    在吕落说出这段话之后,一直保持平静和冷淡的白青霜,也不禁为之动容。

    “吕落,你真的是不错,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看的这么深,这么远……”

    “我只是喜欢看书罢了。”

    白青霜点点头,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里。

    “随着黎明圆盘的腐朽,侵蚀,一代又一代的沉淀之后,真理教会彻底破灭,消亡了。

    如今的黎明教会,也彻底取代了曾经的真理教会。

    在黎明教会成立的那一刻起,黎明圆盘就在无时无刻的侵蚀着这片土地。

    它时时刻刻的污染这里,为的就是将这里彻底控制,洗练。

    毫无疑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成功了。

    不过也因为它的力量污染,末日圆环里已经没有办法诞生8阶的超凡者了。

    到了如今,就连7阶的超凡者,也需要黎明圆盘的力量才能够晋升。

    这一点,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了。

    末日圆环里的人类在圣辉的腐蚀下,实力和天赋正在慢慢的下降。

    这种下降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再这样下去,末日圆环里将永远无法出现8阶的超凡者。

    没有8阶的超凡者,黎明圆盘就不敢离开这个遗弃之地。

    它也很困惑,它也想回到那个曾经放逐它的地方。

    所以它要找到灵魂纯净之人,也就是我,还有吕落。”

    吕落再次沉默了……

    黎明圆盘用千年的时间,彻底侵蚀掉末日圆环?

    然后又用400年的时间,构筑了一段真实又虚假的历史?

    这听起来,也太离谱了吧!

    “观察者,来点作用?”

    【额,感觉她的层次太高,我插不上话,要么,就听她的吧!】

    怂逼,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