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77章 三个时辰
    府衙一侧的大路上,费材匆匆赶来。

    得知神医找到,费材大喜。

    “等解药一出,我们立刻发动总攻,一举铲除地煞帮!”

    “情况不容乐观,地煞帮背后的主使是五毒教的高手。”

    徐衍将找到刘木桥的经过简短告知。

    “你能确定控制巡城校尉的家伙是五毒教的人?”

    “对方自称地煞帮帮主,又会以尘为媒控活尸的高明手段,我猜他应该是土毒使。”

    “如果真是土毒使,那麻烦了,咱们这些人根本斗不过筑基高手……”费材的脸色越发难看,如今的局面他也没了分寸。

    “附近有没有援手,回去调兵的话怕是来不及。”

    “长兴府外的守军是最近的援军,都成了活尸,别指望了。”

    “最近的雕龙台离着多远。”

    “至少一天的路程,远水不解近渴啊。”

    说话间的功夫,府衙里传来一阵骚乱,伴有火光。

    费材神色大变,惊道:“不好!衙役里也有地煞帮的人!两车药要完!”

    徐衍暗呼大意。

    巡城校尉种了煞魂后能成为地煞帮的暗线,府衙里的官兵更容易冒充。

    两车药材最为关键,一旦毁掉,即便刘木桥能在短时间内调配出解药,也将变得无药可用。

    二人急忙转往院子。

    远远的看到有两个衙役手持火灵符,并且已经点燃。

    只要两人将火灵符扔在药车上,顷刻间即可将其烧毁。

    草药可都是干的,见火就着,何况还是火灵符。

    徐衍与费材已经赶不上了,两人眼睁睁看着两大车药材即将毁于火海。

    忽然车厢里闪出两道身影。

    一个人攻向一侧,瞬间将两个准备动用火灵符的衙役抹杀,手段干净利落,燃烧的火灵符也被掐灭。

    装着药材的马车上竟然藏着人!

    一男一女,穿着炼尸官的黑衣,女子身形高挑,男人面容刚毅。

    正是西衙三大高手之一的易武与他的银尸夫人。

    费材迎上去道:“原来易大人早到了!官正大人是否也来了?”

    易武没言语,如同炼尸一般,倒是他的炼尸夫人点了点头。

    得知官正亲自出手,费材如同吃下定心丸,脸也不白了,气也不虚了,精神奕奕战意十足。

    许是长兴府的百姓命不该绝,易武这位筑基高手现身没多久,刘木桥便调配出能解花毒的解药。

    两大车药材很快配置成最容易便携的药水。

    怕药效不够,刘木桥将身上携带的解毒丹药尽数融入其中。

    为了救人,他自掏腰包毫无怨言。

    费材和徐衍筛选了一番府衙里的衙役,确定没有地煞帮的人,命众人将配好的解药挨家挨户满城发放。

    其余的炼尸官相继集结而来,人齐的时候,常玉春也到了。

    随着官正抵达长兴府的还有另外二十名炼尸官,加起来西衙这次总共出动了五十多人,算得上近年来最大的一次围剿。

    常玉春赶来得如此及时,其实多亏了上次在黎家庄抓住的那道煞魂。

    经过多日的研究,常玉春从奄奄一息的煞魂身上追查出五毒教的蛛丝马迹,这才及时来援。

    人马汇合之后,常玉春下令前往西街花台。

    安全起见,临行前众人喝下解毒药。

    五十余位炼尸官健步如飞,加上炼尸,数量过百,如同一阵黑色的旋风冲向地煞帮的老巢。

    预料中的恶战尚未开始,炼尸官的脚步便止于府城中心的一处岔路口。

    这里距离西街花台尚有一段路程,而众人止步的缘由,是对面一个戴着鬼脸的身影。

    对方虽然戴着鬼脸面具,徐衍还是一眼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那副鬼脸,只有黑市的主人戴过。

    对面的正是南衙高手之一,鬼脸李寺!

    打更人的出现,常玉春也很纳闷,尤其这个鬼脸李寺极其不好相处,所有事都以利益为上,是个彻头彻尾的奸商。

    别人不知道,常玉春可清楚得很。

    李寺是为南衙捞油水的负责人,手下不止控制着黑市,还有易宝楼里的不少买卖。

    “南衙的财神爷出没长兴府,莫非这里有大买卖。”常玉春道。

    “常大人说对了,我家官正特意吩咐,此行若是遇到西衙的人马万万要拦阻,可不能让常大人坏了我们南衙的财路。”鬼脸李寺抄着手,语气平淡。

    别看常玉春是西衙官正,按职位在李寺之上,由于打更人的特殊职责,李寺的南衙属官身份甚至隐隐压着常玉春一头。

    “你们南衙打算如何,之前怎么从未通气?”常玉春心中不悦。

    “下官先告个罪,由于牵扯较深,具体计划无法透露给常大人,事成之后常大人自可知晓,此次计划你们西衙只管配合我南衙即可。”

    “好,希望你们南衙别把案子办砸了。”常玉春压了压火气,道:“我们西衙该如何行动,明示吧。”

    “三个时辰之后,以我的响箭为号令,齐攻花台,在此之前,你等寻一处安全之地待命即可。”鬼脸李寺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常玉春喊住了对方。

    李寺背对着众人的目光微微一沉,旋即恢复了原样,回身道:“常大人还有何事不解?”

    “拖延三个时辰才行动,到时候花粉覆盖将更加广阔,对我们相当不利,南衙可有准备应对的手段?”

    “这点还请常大人放心。”李寺把握十足,“花毒不足为虑,只要西衙全力配合我们,三个时辰之后即可将强敌铲除干净。”

    人家说得如此肯定,常玉春也不好在追问什么,只能将主动权交给打更人。

    在司天监,但凡有打更人插手的事件,其他三处衙门口都得让权,此为惯例。

    谁让人家打更人的权利更大呢,真要不听调遣,人家一句抗命就能把不听话的给办了。

    代天巡狩、督查众臣,可不是说着玩的。

    李寺走的时候,好似无意的看了徐衍一眼。

    看着李寺消失在长街尽头,常玉春哼了一声,率领部下就近等待在一处酒楼里。

    费材愤愤不已,道:“那帮打更的玩什么幺蛾子?这是要抢功劳?真要让他们拿住五毒教的人,咱们白忙活了,大人可得想个法子啊。”

    罗三娘道:“大人能有什么法子!人家南衙既然插手,我们西衙只能靠边站,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带着圣谕出来的。”

    费材顿时蔫了下去,道:“打更的就是好啊,即便没带着圣谕也能回去补,怎么玩都是他们有理。”

    三个时辰……

    徐衍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现在刚过午时,三个时辰之后天已经黑了。

    本来就有毒花肆虐,若是天黑动手,局面将更难预料。

    打更人到底筹谋着什么?

    一朵毒花能有什么财路?

    想起鬼脸李寺临走时看向自己的目光,徐衍总觉得那家伙不太对劲。

    徐衍见过李寺,而且不止一次。

    鬼脸面具倒是没错。

    声音与身形都与黑市主人对得上号。

    可是有一点,这里又不是黑市,犯得着还带着面具?

    当初费材在黑市找到李寺的时候,此人都能以真容相示,如今当着常玉春的面却还带着面具。

    他在隐藏什么?